首页 资讯 关注 后宫 娱乐 摩托 房产 图片 视频 成都

剧本

旗下栏目: 社会人渣

浑源七杀 第六集崔飞受重伤

来源:未知 作者:皇宫影视制片网 人气: 发布时间:2008-12-11
摘要:浑源七杀
山鸡回来见土匪
山鸡说:大哥你什么意思?为什么今天不派人给我?
土匪说:山鸡我和你说过了,兄弟们能够混到今天过点儿安稳的日子不容易,我不想轻易惹麻烦,而且你不是为了我们东南的事情,你为了一个陌生人要我东南所有兄弟去为他拼命,你太过分了,我土匪还没死呢。
山鸡说:可是他是我大哥
土匪说:那我是你什么?
山鸡说:是我大哥。
土匪说:我以为你山鸡找忘记我土匪还是你大哥,我土匪还是东南的扛把子了,给我滚出去。
山鸡说:好   我走。

伟伟说:刚刚我买菜回来的时候看到 西顺,南关的混子都向西关那边杀过去了 
雷忠说:你报警没? 
伟伟说:打过110了 
雷忠说:那就没事了,警察的出警速度很快的,估计现在都已经收网了。 
伟伟说:卧虎和李强为什么突然要下手这么狠敢惹华北第一刀?
雷忠说:江湖上的事情谁能说的清呢。 
伟伟说:那人山人海的
雷忠说:华北第一刀 和卧虎他们迟早都有一战,找到机会卧虎肯定会下手。 
伟伟说:卧虎这人,确实心机挺多的,华北第一刀恐怕这次有点儿麻烦了。
雷忠说:最毒的人 应该是李强,李强那人干事儿不计后果。

山鸡打电话联系到雷忠,  
山鸡说:雷哥你现在没啥事儿吧?
雷忠说:没啥事儿呀,
山鸡说:那你没事儿的话来我场子这边坐坐吧,我有些话和你说
雷忠说:山鸡哥 您那么多场子 我去哪个场子找你呢?
山鸡说:我在曹老四台球厅这边。
雷忠说:好的,我知道了,马上到。

雷忠看到山鸡说
雷忠说:山鸡 你这是怎么了?
山鸡说:我替南哥出头,我大哥不派人给我,我去见了战神被打了。
雷忠说:山鸡 浩南怎么样?因为有特别重要的事情我还没来的急去看他。
山鸡说:如果不是看到南哥现在难过的样子,我山鸡不会这么鲁莽。
雷忠说:他怎么了?
山鸡说:南哥现在像变了一个人一样对社会人存满了仇恨,你还是尽快去看看他吧。
雷忠说:山鸡 可能这件事情 你是真的误会那个战神了。
山鸡说:你说什么?  南哥被打成那样,你说我卧虎他战神?  雷哥 是你说错了,还是我山鸡听错了?
雷忠说:山鸡你先别激动,你听我给你分析
山鸡说:好  你说   我山鸡不聋听着呢。
雷忠说:那件事情发生以后,我和浩南谈过两次我说 我觉得这件事情不对劲。如果那个人真是战神派来的话,当天你那样羞辱那个人,他应该立即报复我和浩南,或者立即通知战神回来找你报仇,我相信以战神的势力完全可以和你东南抗衡,但是静悄悄的没有一点反应对吧,过了很久以后浩南才被人打,我觉得这很明显是有人想要嫁祸战神 让东南和东关发生争斗。
山鸡说:哦   你说的确实是有点儿道理,不是你说我还真没想到这儿,想想确实是这样,以前打架不出半小时立马好几车的人都会到场,这次确实和往常不同。
雷忠说:下面我们需要想办法把这个幕后的人给抓出来
山鸡说:雷哥你这只是猜测,那万一人家有什么事情耽搁了呢?快慢很重要吗?就算是有人幕后指使那咱们从哪儿下手?
雷忠说:只要找到那天你打的那个人,我想咱们应该就能查出来到底幕后是谁指使的。
山鸡说:好,雷哥 这个事情交给我,我就算把浑源城翻过来也要把这个王八蛋找出来。
雷忠说:好   那这件事情就靠你了。  我马上就去见浩南,那你继续忙着先。

浩南上来了,说雷哥不用去见我了,我来了,你有什么话说吧。
浩南对山鸡说:山鸡 你先忙着,我和雷哥说几句话,待会儿我过去找你。
山鸡说:好的。

雷忠说:阿南 你知道不知道是谁打的你?
浩南说:是东关战神的手下
雷忠说你确定是他的人干的?
浩南说:东关战神是谁,我不认识,但那些人两次了不停找我麻烦欺负我,雷哥我跟你说这事儿没完。
雷忠说:你打算怎么办?
浩南说:走正当程序不是不行吗? 好   那我陈浩南就不走正当程序了,雷哥我告诉你,我阿南要么是个循规蹈矩的大好人,我从来不招惹人,但事儿既然落在我头上,我陈浩南绝不是软蛋,雷哥这事儿你别管了,我能解决掉。
雷忠说:你打算怎么办?
浩南说:雷哥  我知道你喜欢行侠仗义,路见不平,但你又怕被人发行印象以后的正常生活,所以我阿南这种事情我不能连累你。
雷忠说:那你的意思是要明刀明枪和战神开火?
浩南说:没错儿,但雷哥 我告诉你,这真不是我想要的生活,我啊南是个什么样的人,你比谁都清楚,但是他们欺人太甚了, 我忍无可忍了,他们放话了见我一次打我一次,让我见了战神的手下日后都待交爷爷,我浩南是什么家庭?我从小没受过这样的气,就算我是一个穷苦人家的孩子,这样欺负人,放在谁身上都忍受不了。
雷忠说:你被欺负,我心里也不好受,我会尽我的能力去给你提供帮助的,但我觉得这件事情真的没那么简单,我一直怀疑是有人幕后超控
浩南说:没错儿 是有人超控,这个人就是他东关战神,但我实在不明白他为什么一次次找我这个普通人的麻烦,所以雷哥我绝对不会放过他,就算不是他,这件事情我也必须从他下手。
雷忠说:阿南我看咱们好好想想再做下一部的决定吧?
陈浩南说:雷哥,棍棒没有落在你身上,如果他们有带着刀枪  也一定会在我身上留下纪念。你在这里好好想吧,我现在只想用最快的速度找到战神,问他个究竟。兄弟我看在多年情份儿上面子我给足你了,那天我被人打 你手机又没电又关机是吗?  好 我不怪你。
雷忠说:我要知道肯定会过去帮你的
浩南说:行了  雷哥,咱们是好兄弟,不用解释这么多,你是什么人 我啊南清楚,但你那天要出现的话,我不会被欺负的连狗都不如。
雷忠说:阿南,我真的不知道
浩南说:行了  雷哥,什么都别说了,我走了。没事   没事儿


山鸡说:阿南,有话你说
浩南说:山鸡我必须报仇,你肯不肯帮我?
山鸡说:浩南 你没说话 我山鸡都被人打成这样了,你觉得我可能不管你的事情吗?
浩南说:好兄弟,够意思。那你带我去找战神潘俊安
山鸡说:没问题呀,南哥,兄弟我就等着你这句话呢,我就盼着哪天咱俩共闯天下,刀山火海你一句话
浩南说:好,咱走吧。
山鸡说:等一下,我去拿两件称手的家伙。


战神对手下说:你去给我到无煎不炊那里买个饼子回来
手下说:好的战神哥
手下刚要出去。
浩南和山鸡来了
山鸡捏抓 住正在出来的小弟脖子,小弟往后退着,山鸡浩南一直向前奏,  你大哥战神在那里说
战神站了起来说:山鸡 你小子又来惹事儿是吧?
山鸡说:他是我老大陈浩南。
战神说:你小子什么时候换了老大了?
山鸡一脚把 战神手下踢到在地,今天我就是来砸你场子的
战神说:等等,   山鸡 你确定你要这样干?
山鸡说:今天我山鸡就要收了你所有场子。
战神说:好啊,有前途   大家该玩儿的继续玩儿 没事儿啊,我们这边玩会儿小学生打仗大家别害怕,那兄弟们还等什么呢?陪着俩货玩玩吧?
精彩打斗过后,山鸡和浩南被战神制伏。
战神说给我把人拉过来。
战神说:山鸡啊  山鸡哥,我上次和你说过是看土匪哥的面儿上,可这次你又来 可不能怪我俊安太无情了 是你不知好歹啊。这次可怎么办呢?你说
山鸡说:战神  你行。
战神说:山鸡啊,这位就是你大哥陈浩南?怎么的?这是跟哥玩儿古惑仔呢?  怎么铜锣湾扛把子来我们浑源城想玩玩叱咤风云?好,我成全你,给我继续打。
又打了几棍子以后
战神说:感觉怎么样?爽不爽?要不要再来一次,  哇C好刺激啊
战神说:这次来了,可没上次那么容易走了,山鸡 你是为了他一二再再儿三的找我战神哥麻烦是吧?好,这次我给你一个很特别的纪念,把陈浩南的手给我拉过来。
浩南说:你想怎么样?
战神说:不怎么样啊,战神哥喜欢吃香肠,切你一个指头 战神哥品尝下味道 可以吗?
山鸡痛苦的喊着不要啊   
战神手下继续打着山鸡, 
浩南被打的馒头是血说:山鸡  没关系, 
山鸡对战神说:喜欢拿去,脑袋掉了碗大个吧,没关系,老子玩儿的起
战神直接给了浩南一巴掌,玩儿的起是吗?那就切一个。
一刀下去浩南啊的一声晕倒了。
战神说:哈哈  好玩儿,晕倒了,哦买嘎的,太可怕了,他竟然晕倒了,不是脑袋掉了碗大个疤吗? 
战神还再打着山鸡对手下说:行了,别打了,都给我扔出去。

战神手下说:大哥今天你这样打了山鸡,土匪哥那边怎么交代?
战神说:我已经给足他土匪面子了,他手下山鸡 多次找我麻烦,我都没用让他留下东西,即便是今天第二次了,我也只是断了他山鸡朋友的手指,我没有费他山鸡,面子我给足他了。
手下说:希望土匪哥也能明白大哥您的心思啊。
战神说:在浑源城说实话 我战神没有一个怕的,只不过都是江湖中人,面子能给的我尽量给,行人方便自己方便,要他土匪敢主动上门和我干仗,我战神陪他到底。
手下说:大哥 我听说那个陈浩南家事很好啊,他不会给咱们带来麻烦吧?
战神说:这都什么年代了,家事再好顶个球用?就算他动用了领导关系有用吗?现在那些领导都是自身难保,干管这种事?谁管  谁就待下台。

丁力  任阳  满身是汗水 和血迹。 
任阳说:啊力,  刀哥怎么就突然人家蒸发了一样啊? 
丁力说:我也奇怪呢,而且李强竟然敢跟咱们动手? 
任阳说:看来刀哥的失踪一定和李强有关系, 
丁力说:那边有人,咱们赶紧跑吧 
任阳说:分开跑吧,如果咱们能活下来一定待为兄弟们报仇。
丁力说:你打算去哪儿?
任阳说:我会一直留在浑源城找机会给弟兄们报仇的。
丁力说:好的,我去大同屠龙会找我表哥。
然后两个人分开跑路了。 

山鸡背着浩南走到了一个地方,山鸡哭着,南哥,浩南,你快醒醒
山鸡拿出电话:雷哥,我们出事儿了
雷忠说:你们现在  在哪里?我马上去找你
山鸡说:雷哥 浩南哥手指被切断了,你赶快拿上止血药过来吧。我们在一德街这儿的空楼里。
雷忠说:好的,我马上到。
雷忠立刻骑车拿着要去了一德街。
山鸡哭着说:雷哥  浩南哥晕了现在还没醒呢。
雷忠说:没事儿  死不了,你先别哭了,赶紧帮忙把他手臂扶起来,我给他止血。
雷忠说:没事了,让他在这休息休息,现在别动他。
山鸡说:知道了
雷忠说:山鸡 你们刚刚干了什么?
山鸡说:浩南  咽不下这口气,说无论如何要找出打他的凶手,说要去找战神报仇。
雷忠说:是潘俊安废了浩南?
山鸡说:是的。
雷忠说:好,这笔账我给他战神记着了, 浩南醒来以后你们千万别在自作主张去报仇了,下面要干什么事情 咱们商量好 再去干行吗?
山鸡说:我知道了 雷哥。可是浩南最近更疯了似的,我怕我拉不住他。
雷忠说:如果他还这样疯的话,你就告诉我,我来收拾他,自己已经成这样了,他再不长记性  会有比这更严重的后果发生,你想让他活着就听我的。
山鸡说:好的 来哥 我知道了,战神这孙子我一定要灭了他。
雷忠说:战神还不是最可恨的,最坏的就是那个幕后策划这件事情的人,我会尽快想办法找出这个人的,到时候战神怎么对你,我让他十败还回来,他不是黑社会,我要以暴制暴,那个幕后的人,我会将他摔撕万段。
雷忠手机响起了电话,雷忠一看,小李?  
喂:小李  什么事情你说?   没事儿,你能不能别老是一惊一乍的 别害怕,没事儿,  好好好,我马上回铺子你等我一会儿。
雷忠对:山鸡说   山鸡 今晚你先在这里陪他,我回铺子一趟 小李找我有点儿事情,完事儿以后我立马回来。
山鸡说:好的来哥 你去吧。
雷忠离开了。

卧虎 李强两人来找田中大佐, 两个人鬼鬼祟祟的样子,  大佐 我们有事情向您汇报一下, 
田中说:你的什么的事情,尽管说出来。 
卧虎说:那个  那个   大佐,昨晚我们把一刀收拾了。 
田中说:这件事情我已经知道了,你们闹的整个浑源城沸沸扬扬的,我想不知道都难,那他人现在哪里? 
卧虎说:被一个黑衣人给救走了。 
田中说:八嘎 
卧虎赶紧站好,太君   如果不是那个黑衣人的话 华北第一刀现在已经死了, 那个黑衣人拿了一把弓弩,兄弟们也是没办法啊。 
田中说:谁让你们昨天动手的? 八个呀路。 八嘎。 
卧虎说:我们这不是也想为太君分忧嘛,那个华北第一刀是个硬骨头,昨天您重伤了他,难免他不会再找强子和我算账,到时候肯定会影响到咱们的生意, 昨天是干他最好的机会。我这全都是为太君着想啊。 
李强说:是啊大佐,昨天华北第一刀胳膊都断了,昨天不动他以后哪找这好机会啊 
田中说:区区一个华北第一刀,昨天还不是让我轻轻松松打废了吗? 
强子说:大佐,那是他没有用刀, 
卧虎说:强子,你怎么说话呢? 
卧虎使了个颜色。 
田中说:我堂堂大日本帝国武士会害怕一个华北第一刀吗? 就算他手中有刀也不是我大日本帝国精英的对手。 
李强说:太君说的对   说的对,他华北第一刀就是个小混混,哪能和咱大日本帝国英雄的武士们比呢? 
田中说:你的有前途。 
强子点头 哈腰的敬礼说:嘿   嘿   嘿。 
田中说:我要的只是结果,可你的   你的 让我非常的失望,你两个的明白? 
卧虎说:  明白   明白   属下明白。 
李强说:大佐请放心,我们手下所有兄弟现在到处在找华北第一刀,只要他在浑源城咱们就一定能找到他。 
田中说:我希望你们不要影响到帝国的计划,不然你们统统死啦死啦地。 
卧虎说:嘿   嘿   嘿 ,大日本帝国万岁 
田中说:好啦  你们出去吧。 


卧虎李强出来以后,李强说:这日本人也太嚣张了,他还真以为给他一把刀能干的过华北第一刀? 
卧虎说:你什么时候看到过日本鬼子不嚣张的? 
李强说:华北第一刀 那可是靠着手里的大刀杀出来的人物,他的刀法快到瞬间可以把一排矿泉水瓶劈断。 
卧虎说:是不是矿泉水瓶下面都用胶粘好了啊? 
李强说:不是,  速度非常之快,即便是空的矿泉水瓶,风一吹就能倒,但华北第一刀就能把他劈成两半,而且不是一个,是一排10多个瓶子啊,这难度可没人能够打到, 
卧虎说:我听道上的兄弟们说过。 
李强说:一个瓶子能瞬间劈断已经不容易, 可以拍连放10个,这就必须要速度快之又快 
卧虎说:为什么呢? 
李强说:虎爷 你想啊,你只要轻轻一碰一个瓶子,其他的瓶子是不是也会跟着一起掉在地上 
卧虎说:没错儿, 是这个道理 
李强说:所以说 华北第一刀 绝对不是一般人,他可以在0.0001秒的瞬间将所有瓶子劈断 足以证明,他在江湖的地位绝不是浪得虚名。 
卧虎说:强子 看来咱们必须抓紧时间找到华北第一刀。 
李强说:是啊 虎哥,手下兄弟们都还以为华北第一刀倒台了一切就完事儿了。 
卧虎说:强子你利马召集人手,到西关街,找所有和华北第一刀有关系的人,调查华北第一刀去向。 
如果我们不把他弄死,下一个死的就是咱俩。 
李强说:嗯 这个好说  我待会儿就去,虎爷 华北第一刀那铺子您看怎么办? 
卧虎说:一刀没有家人  只有他手底下那些个小兄弟, 一刀倒台了,那铺子现在就无主了 
李强说:虎爷您的意思是? 
卧虎说:我干的生意都见不得光,如果我再把铺子盘下来的话,会引起各方的关注。 
李强说:虎爷  那无主的摊子,你现在不弄恐怕马上就要被其他人下手了。 
卧虎说:江湖上我想不会有人感得罪我卧虎,道上的人都知道是咱俩灭了一刀,谁动那个铺子就是和咱过不去 
李强说:那是 ,咱虎爷的威名那可是无人不知。 
卧虎说:你小子这是夸我呢?还是骂我呢? 
李强说:兄弟还等着跟虎爷发财呢,哪儿能骂虎爷呢? 
卧虎说:好啦好啦,那铺子以后就属于你了,这也算哥哥我送你的一份大礼,以后跟我好好干,我不会亏待你的。 
李强说:虎爷,那就太感谢你了。我李强也终于翻身了。 谢谢啊。 
卧虎说:好好干。

小李说:雷哥现在那两帮人都在找华北第一刀 
雷忠说:记住那天晚上的事情,不要和任何人说。 
小李说:这些人没一个好东西,咱热那麻烦干什么? 
雷忠说:当时我哪儿知道,出来的会是华北第一刀,有人要死了,咱难道还一脚把人踢开不成? 
小李说:那咱放出了消息,救了西关那么多人,以后是不是丁力任阳也要成咱朋友了。 
雷忠说:不管怎么说,他们打过你,就不会是我的朋友,不过小李这事儿你也不要一直狠着啦,咱不是都揍过人家了吗?而且还打的头破血流的,该完事儿了。总部可能一辈子见人一次打人家一次,以后你别再提了,说多了我觉得烦。 
小李说:反正那俩不是什么好东西 
雷忠说:如果我能得到华北第一刀那把大刀就好了。 
小李说:你不是和他手下崔飞是好兄弟吗?反正一刀也不在了,留在他身边被人发现迟早都是危险。 
雷忠说:就是 我应该问问崔飞,看他愿意不愿意给我 
小李说:你咋就那么喜欢刀枪剑棍呢?咱就不能安定点儿生活吗?管那些破事儿干啥? 
雷忠说:现在虽然是和平年代,但也少不了流氓混混,我想做一个保家卫国的人,全国的安定我管不过来,但我身在浑源城,我希望浑源百姓能够有一个安定的生活。 
小李说:如果人人都你这样想,那也就没有七杀了。 
雷忠说:小李他们只配叫地痞流氓,混混, 但他们不是七杀,我告诉你什么叫七杀,七杀是天上的一颗星星 名叫七杀星,就好比关羽  张飞   刘备  他们就叫杀破狼, 杀就是七杀星    破军星 天狼星 这三颗星一旦聚在一起,天下必将立新主。像关羽那样忠肝义胆的人才配叫七杀,七杀是一颗有情有义的星星,别拿那些坏蛋和七杀比行吗? 
小李说:可在咱浑源城七杀就是流氓 
雷忠说:我会改变浑源人对七杀的看法的,记住不是谁都配的上七杀这个名号的。 
小李说:雷哥我看你就挺像个七杀 
雷忠说:咱要当就当关羽 岳飞那样的人。 
小李说:雷哥你看我能当七杀星那样的人不? 
雷忠说:你呀?  你还想当个七杀呢?你正在像七杀那样的人进步呢,我看快成了。 
小李高兴的说:雷哥 你这次从他们手里救了华北第一刀,这次惹的麻烦,可比上次打丁力任阳麻烦更大了,  卧虎眼睛那可是厉害着呢,李强又是一个混世魔王。 
雷忠说:没事儿 我一个普通的小老百姓,他哪儿知道我是谁啊。 

补拍
-------------------------------------------------
小李别瞎想了,天色不早了,你赶紧回家去吧。
战神和手下在旱冰场说:兄弟们咱们该下班儿了
战神手下说:战神哥 刚刚咱旱冰场那几个小妞儿不错啊,一个比一个性感。
战神说:我去尼玛的王八蛋,你特娘的想干什么?
这特娘的是老子地盘儿,你敢在老子这儿动歪脑筋,老子废了你。
战神手下说:大哥   我错了  我错了。
战神说:这里整栋大楼每个老板都给我战神面子,才花高价钱请我给他们看场子,别尼玛因为你个臭小子毁了老子在江湖上的名号。
战神手下说:大哥  我以后一定好好办事儿。
战神说:王八蛋。
战神和手下往下走着,到了一德街,战神说  车呢?
手下说:战神哥,在外面路上
战神说:你特娘的还等老子过去替你开车吗?
手下说:哦  我马上就过来。
黑煞骑车来到了这里,手拿场刀没有听车刀在地上划出火光,直着砍像战神,  战神一回头躲过了这一刀。

战神说:黑煞?最近听说你挺红,怎么今天想会会我潘俊安?
黑煞停下摩托车,和战神开战了,
黑煞连续几个连环踢都不能把战神打到
战神说:哦   原来黑煞不过如此。
黑煞又起来连着几个连环拳 被战神从脖子上一手臂直直的盖在了地上。
战神说:我到要看看这个黑煞到底是谁?
雷忠突然拿起刀向战神一劈,战神立刻躲开,黑煞跑向摩托车要跑,
战神说给我拦住他。
黑煞骑车冲向战神手下,手下们害怕都让开了路,  黑煞走了。
黑煞回到铺子以后,说   果然厉害啊,不愧是战神,今后和这个人不能硬战了。





李强说:虎爷 你说救走华北第一刀那个黑衣人到底是谁呢? 
卧虎说:先别管他了,一刀那货伤的不轻,就算救走他目前也没有能力和咱们斗,你最近注意点儿丁力和任阳那两个家伙吧,防着他们回来找咱们报仇吧。 
李强说:丁力 那就是一二球,我从小就欺负他,见到我连大气他都不敢喘一下。 
卧虎说:强子,还是当心点好啊。 
李强说:虎爷那现在一刀垮台了,下面我们该向谁下手? 
卧虎说:东南的土匪为人霸道 不好对付啊,裤衩儿街的堂主,咱现在还惹不起 
李强说:强哥咱不是有日本人给咱做靠山吗?咱怕他谁呀? 
卧虎说:强子这不是抗战时期了,现在的日本鬼子 那都跟特码蟑螂似的,见不的光,你知道吧?虽然鬼子科技挺发达各方面比咱国家强,但来到咱中国,他现在都待夹着尾巴做人 知道了吧? 
李强说:哦  知道了 
卧虎说:你也不想想如果什么事情人家日本人都能出面干的话,要咱干什么。 
李强说:行  虎爷 我明白了,那咱替他们摆平。 
卧虎说:强子 事儿咱待一件件的办,咱刚把一刀摆平,你现在有急着找其他地区势力,这样各大帮派,立马就能得到消息,如果人家不想和咱们一起发财的话,他们联合起来,我们日后在浑源就很难做了。这个事情咱们等段时间找机会再干。 
李强说:好的虎爷,我明白了,那你说 咱们下面该干点什么? 
卧虎说:现在西关街的老大已经被咱们灭了,现在西关就是咱们说了算,最近这段时间把西关的治安整理一下,同事你要把咱们的毒品市场在习惯打出去,越多的人来吸毒,我们的钱也就越多,你明白吗? 
李强说:虎爷  虎哥,你是我亲哥, 
卧虎说:发财的事情,哥哥我是不会忘记小老弟你的。 

雷忠来到浩南铺子说:山鸡 浩南怎么样?
山鸡说:雷哥他到现在一直没醒来,咱们要不要赶紧去医院呀,不会出事吧?
雷忠说:没事听医生的,让他多睡儿吧,他现在身体很虚弱。
山鸡对雷忠说:西关最近的事情你一定都听说了吧? 
雷忠说:嗯  听说了,最近华北第一刀突然消失了 
山鸡说: 我怀疑他可能遇到了大麻烦,或者也有可能已经被害了。 
雷忠说:混社会的,这个就难说了。 
山鸡说: 一刀哥很可怜的,他是个孤儿,小的时候住在西关你那个朋友崔飞就是和他家对门邻居,他从小就对崔飞特别照顾。
雷忠说:哦 怪不得他帮过崔飞呢
山鸡说:他从小是爷爷奶奶照顾大的,家里没什么亲人,他能走到今天 完全都是靠他自己, 
雷忠说: 确实 是很不容易,崔飞是我从小的同学,和崔飞能玩儿在一起的人,一定值得我雷忠去结交。
山鸡说:他小学都没毕业就已经在社会上闯荡了,身边的几个好朋友也就是那几个小学同学, 
雷忠说:哦  看来他们的情谊一定很深吧 
山鸡说:没错儿,确实是的,一刀为人仗义,帮过崔飞不少忙,祸害百姓的事情他从来不干。 
雷忠说:哦    我知道了
山鸡说:最近西关那边华北第一刀小时后,西关大乱,各大帮派都想插一脚进去, 李强最近和南关老混子卧虎走的挺近,我没猜错的话他肯定是为了西关。
雷忠说:这个李强挺有脑子的。 
山鸡说:李强这个人和卧虎比起来还差点儿,不过有点儿是肯定的,他跟卧虎合作光景肯定要比他之前强。
就在这个时候浩南醒来了,
浩南说:雷哥 你来了?
雷忠说:我们一直陪着你呢?
陈浩南看着自己的手说:雷哥  我少了一个指头
雷忠说:我都知道了浩南,既然事情发生了,咱们就勇敢的去面对,害你的人我会帮你找出来,伤你的人 我会让他加倍还你,行吗兄弟,想开点儿。
浩南说:不  不  不  雷哥 我一定要报仇, 我家有钱 我要到找黑市买枪买炮灭他战神。
雷忠说:浩南,你已经这样了,你能不能成熟点,能不能稳重点,你以前是最反对我和黑恶势力接触的,你看看你现在变成什么了?
浩南说:我怎么办?我的仇怎么办? 我少了一个指头,我是个残废,此仇不报,我陈浩南誓不为人。山鸡 跟我走,我要弄炸药,我要把他战神所有场子都砸了,走。
山鸡看着雷忠:   山鸡又对浩南说:南哥 咱听雷哥的吧?
浩南说:雷忠,我跟你说 我陈浩南敬你 叫你一声雷哥,我不敬你  你算什么东西?以我陈浩南今时今日的家境 我和你玩儿那都是看的起你了,别特娘的给脸不要脸,滚。
雷忠说:好  阿南,如果你今天想离开这个地方,只有一个方法,除非你今天活活打死我,你只要打死我,你阿南爱干什么 都可以。我看你今天受重伤,我让你两个手臂。
山鸡说:雷哥 算了 算了,都是自家兄弟,别这样。
雷忠说:山鸡  陈浩南都这样了,你再惯着他  他命就没了,明白吗?
浩南说:来啊  打呀。
雷忠直接 一个后踢 就把陈浩南踢在了地上。
雷忠说:啊南  你一个富家公子,你和那些天天打架的人打架  你认为现实吗?你看看你的脸比女人的都嫩 ,你能干什么?和他们拼命  你是去送命吧?
陈浩南哭着。
山鸡说:浩南咱就听雷哥的吧。
浩南说:你告诉我怎么办?
雷忠说:有件事情我本来不打算告诉你们,但我觉得可能会不会和这个有关系?
浩南说:你说。
雷忠说:浩南被打那天夜里我和小李在街上转完打算回家的时候救了一个人是华北第一刀,他在临死前说  冰毒,  日本人,我怀疑背后超控一切的是小鬼子。
-------------------------------------
山鸡说:那看来这件事情,不只是单纯的江湖仇杀了。
浩南说:我不管他是谁,现在我想马上找到这个人,我要打废他。
雷忠说:啊南如果真牵扯到日本人,着就不是你一个人的事情,这是整个国家的事情。
浩南说:好 你继续说。
雷忠说:冰毒 这个好理解,卧虎是贩毒的   人们都知道这个事情,  可一刀为什么临死之前还说日本人呢? 

山鸡说:是啊,这都什么年代了,怎么又扯到日本人了呢? 
雷忠说:对呀?怎么会有日本人呢?就算日本人来中国做生意,也不至于跑到咱一个小小的浑源城吧?
山鸡说:问题是他做的不是正当生意,牵扯到社会人,还有贩毒
雷忠说:如果真有日本人,又和这些毒品有关系的话,可能事情要比我们想象的更要恐怖。 
-陈浩南说:我不管他是谁,压我陈浩南的他就必须待死。
雷忠说:事情的重要性 我已经都和你们俩个说清楚了, 别再干糊涂事情了,不然的话华北第一刀就是你们的下场。
山鸡说:雷哥 你放心吧
雷忠说:浩南你听到了没有。
陈浩南说:行了,我知道了。
雷忠说:你和山鸡被打后夜里我就去替你俩报仇了, 潘俊安 那小子可真是战神啊,我吃奶的力气都用上了,我打他身上根本没反应,但人家一手臂能把我直接干地上,我看根本不行,赶紧跑了。
山鸡说:真这么厉害呢?
雷忠说:确实是的,和这个人打交道咱们必须小心
浩南说:但是断指之仇不报不行,我不管他战神有多能打,我非要灭他不行。
雷忠说:日后想其它办法吧,单打独斗肯定行不同。
山鸡说:雷哥  我到是有一个办法,不知道能不能行的通
雷忠说: 你说。
山鸡说:我们可以这样安排。

中村对田中说:大佐 昨天晚上黑煞再次出现
田中说:怎么回事?
中村说:这件事情是和战神有关系
田中说:黑煞和战神打架?
中村说:是的
田中说: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又是为什么呢?
中村说:会不会和陈浩南   山鸡 的事情有关系   或者是东南的人?
田中说:不是没有可能,和山鸡  陈浩南 关系最为密切的人是谁?
中村说:是雷家府的雷大公子
田中说:是他?   如果是他的话  那么这个人绝不可能是黑煞
中村说:为什么?
田中说:这个人是浑源城出了名的败家子,从来不知道挣钱每天只知道吃喝玩乐,据我所知这位雷大公子,曾经每天的一盒香烟就是一百多块钱,和他一起的这个陈浩南也是一个富家公子,他们要比其它人更加懦弱。
中村说:如果是这样的话  确实不可能。
田中说:会不会是赵山河?
中村说:只有他把陈浩南当做最亲的朋友兄弟,他的可能性最大。
田中说:不管黑煞是土匪  还是赵山河,我们都必须想办法消灭掉此人。
中村说:陈浩南被战神切断手指,这样的仇恨他们不会不报,但由于战神势力太强他们根本不是对手。战神碍于土匪在浑源城的威望 也是一直不敢动东南
田中说:既然是这样 那我们还待从赵山河  和陈浩南下手,我们待逼着他们想办法去激怒战神。
中村说:嘿   大佐  我会想办法的。
田中说:中村君 华北第一刀的事情怎么样了?
中村说: 大佐 华北第一刀的下落我们一直在查,但始终没有发现这个人的任何踪迹,他的一个好兄弟名叫崔飞,每天会在一家酒店上下班,我们要不要被他除掉。
田中说:不不不, 中村君 这件事情不必出动我们大日本帝国的武士。
中村说:大佐您的意思是?
今天晚上我会去见卧虎和李强的,这件事情交给他们来处理,他们手上犯的事情越多,也就会对我大日本帝国越忠诚。
中村说:大佐英明。

----------------------------------------------------------


这一天 
卧虎和李强来到田中的铺子 
卧虎说:大佐您找我俩有什么事情吩咐尽管说,我们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田中说:虎桑不愧是我大日本帝国忠实的合作伙伴,今天叫你们两个过来,有两个事情我要安排一下。 
虎爷说:大佐您说 
田中说:强桑 你的 尽快查出华北第一刀的去向,这件事情目前对我们非常的重要,他很有可能会破坏我们下一步的计划,将军不希望出现任何的纰漏,你的明白? 
李强说:黑   大佐杀掉华北第一刀现在真不是什么难事儿,只是我实在不知道到哪里去找啊,手下兄弟全城都找了好久了,该问的人也都问了,没有半点消息,这个您说怎么办? 
田中说:八嘎,愚蠢   你的饭桶 
李强说:黑  黑   黑。 
田中说:华北第一刀 还有一个手下叫崔飞,现在 在一家大酒店上班,你的今天下午跟我走。 
李强说 黑黑 黑。 
田中说:虎桑 两天后的下午会有一批新货要到浑源城 你负责接货,然后马上给各点发货,你的明白? 
卧虎说:黑 ,  大佐请放心,属下一定完成任务。 
田中说:在毒品到来之前我需要你把浑源城对这次毒品交易的安保工作做好,确保交易万无一失,若有失败你的提头来见,明白? 
卧虎说:明白  明白。 


崔飞来到铺子,雷忠说崔飞你电动车呢? 
崔飞说:让小偷儿给闹走了,浩南怎么了?
雷忠说:车子以后可待看好了,浩南最近出了点儿事情,没事儿 走吧 咱俩出去说,让他好好休息吧。
崔飞说:小偷要闹你的,怎么都跑步了。 
雷忠说:说的也是,崔飞最近李强 他们没找过你麻烦? 
崔飞说:没事儿,根本就没找过我 
雷忠说:华北第一刀现在还有在浑源城的兄弟没了? 
崔飞说:没了,该跑的都跑了,  就剩下我自己了。 
雷忠说:崔飞还是当心点儿好,不然你也走了算了,过个一两个月我看没什么事情再叫你回来 
崔飞说:不行啊,我好不容易又有了新工作 
雷忠说:啥?你又换工作了? 
崔飞说:嗯  人家昨天电影院那家说挣不了钱不用了。 
雷忠说:那你现在又去哪儿了 
崔飞说:就咱们县那个大酒店 
雷忠说:你咋去的?人家要你? 
崔飞说:那里很多厨子都是我多年朋友,厨师长都认识,一个电话的事儿。 
雷忠说:哦   
崔飞说:我要这走了,人家这大酒店以后还能用我吗?我家里老婆孩子都还待过日子呢。再说了,人都跑光了,就我自己没人在意的。 
雷忠说:崔飞给吃根烟。咱兄弟真是很少 很少一起坐着说话啊。 
崔飞说:现在大家都长大了,都待挣钱养家呢。 
雷忠说:崔飞  我有个事情  很想和你说  就是有点儿不好意思。 
崔飞说:你说 
雷忠说:崔飞  你知道我从小就喜欢刀枪剑棍这些东西,   我听说华北第一刀的大刀特别威武 
崔飞说:嗯   你想什么我知道了。 
雷忠说:那 你看? 
崔飞说:华北第一刀的大刀已经很久不见天日了,现在一刀也不再了,该是它换新主人的时候了,本来我不想提起那把刀的,可你确实是拥有那么刀的最好人选。 
雷忠说:崔飞你真能给我? 
崔飞说:可是那把刀在酒庄酒柜下面,如果被李强得到那把大刀浑源城的江湖又会先起风波 
雷忠说:没事  我想办法 
崔飞起身对雷忠说:我待走了,我这天天忙的 早上待上班儿   中午    晚上 你们吃饭的时候我都待给客人做饭 
雷忠说:其实我特想经常和你一起吃顿饭,可惜啊 也不知道是你没那口服呢?还是我没这机会呀。 
崔飞说:好好挣钱吧,等挣够了,我哪天当了老板  或者咱们都老了的时候天天喝  天天吃都行  行了你别送我了,没事儿。
雷忠说:兄弟  好好保重   有事儿 随时打电话什么事儿都行。 
崔飞说:那我走了。 
雷忠说:嗯  去吧 
雷忠看着崔飞离去的背影,心里有很多的感谢 也有很多复杂的害怕,他怕这个小学的结拜兄弟会被人伤害。 

卧虎说:大佐强子今天有事情过不来,他让我过来帮忙。 
大佐说:八嘎  强子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这个人如果不能够全心为我大日本帝国办事,找机会把他除掉,因为他知道的太多了。 
卧虎说:好的大作我明白了。 


就在崔飞上班的路上, 
一辆车子就在路上停着 
卧虎看到了西关街华北第一刀一个手下,崔飞 
卧虎手下说:大哥 那不是华北第一刀那个哥们儿崔飞吗? 
卧虎对大佐说:大佐 没错儿 那个就是崔飞。 
田中说:把他带上车来。 
卧虎打开车门后说:我超你妈的华北第一刀 
卧虎大声喊,崔飞你过来。 就你 过来,   
崔飞说,虎哥您有什么事情? 
卧虎说:上车
崔飞说:虎哥 我这有点儿急事儿,您有话就说吧。 
卧虎的手下推了一把崔飞说:上车。 
崔飞看着卧虎的几个手下,也只好无奈的上了车。 
到了一个偏僻的地方以后。 
卧虎等人下车了 
卧虎说:告诉我你大哥现在 在哪里? 
崔飞说:我也不知道,怎么突然就消失了 
卧虎微微一笑说:别装了 兄弟,你要告诉我他们在哪里  以后你就是我的人,跟虎哥吃香的喝辣的,你若不说,今天我就费了你,你信吗? 
崔飞说:虎哥,  我跟你说实话吧,那天晚上刀哥出事儿  我根本就不知道,后来我听说任阳他们都跑了,这事儿我都不知道,我要知道的话 我能不一起走吗?说实话我跟他们关系也不咋地,就是一起玩儿过几次而已。他们都到哪里去了,这个我是真不知道 
卧虎说:行  编  你继续编    我听着  没事儿继续。 
崔飞说:虎哥,我骗谁也不能骗你啊 
田中下了车,关住了门,卧虎看了一眼田中,田中摆了几个拳击的姿势。 
卧虎点了点头说明白 
对崔飞说:行啊  小子,不说是吧  这个好办 
卧虎说:给我打。 
卧虎手下人,把崔飞狠狠打了一动。 
卧虎抓住崔飞的下巴说:兄弟  现在你可以说了吗? 

崔飞爬到了田中脚下说:这位大哥  您就高台贵手放了我吧,我知道他们肯定都听您的,我还去过您店里吃过煎饼呢。 
田中很生气的说:八嘎   八格牙路。 
李强赶紧跑过来说:大佐   大佐别生气,我 我来办。 
崔飞说:虎哥,你放了我吧,  兄弟愿意跟你干,您说什么以后就是什么 
卧虎说:飞哥  你虎哥是那么傻的人吗? 我收了你,你哪天再帮你刀哥背后灭了我?  不  不  不   我只要你告诉我他们在哪里,只要你说了,我就放了你。 
崔飞说:你的手段 我是知道的,只要你动了手即使我说了,我也活不了。就算你放了我,他也不会放过我。 
田中过来说:看来你的为人不行啊  虎桑 
卧虎说:是啊竟然这么温柔的就被人看串了 
崔飞说:好   那既然这样    我就送你们四个字:我超尼玛。 
田中说:漂亮,我最喜欢的就是中国的这四个字了 
卧虎拿出一把刀子,直接扎在了崔飞的腿上,崔飞握着腿,大声叫了一声啊
崔飞又说:卧虎你个狗汉奸,你帮着日本人残害自己的同胞,  狗日的小日本儿你姥姥。 
田中对卧虎说:虎桑你的太残忍了,他会很痛苦的 难道你的不明白? 
李强说:黑 黑  黑  大佐教训的对。 
田中摸了一下自己的额头,很苦恼的样子, 喔    还不说,  不说    不说,  你说这该怎么办呢? 你说  你不说 
哦  我好烦恼,你这真是再逼我,我真不愿意这样对你, 那就别说了。 
田中把出手里拿的日本武士刀,向崔飞的脖子割了一刀,同时崔飞的脖子留出了鲜血,滚下了山坡,崔飞趟在那里一动不动,假装死了· 
田中说:虎桑 你的下去看看他的还有呼吸吗?有的话再补两刀,你的明白? 
卧虎说:黑 黑  我的明白。 
卧虎对手下说:走  下去看看。 
崔飞看这卧虎他们走了下来,受伤的崔飞抱住脖子拼命的跑,
卧虎他们跑了一段就没有再追了。
回去向田中复命说:大佐,崔飞跑的实在是太快了,我们实在是真的追不到。
田中说八嘎,你们统统的饭桶,死啦死啦的?
卧虎说:死啦死啦的,对不起大佐,他只要回浑源城我们一定能找到他的。
田中说:他如果从此不再踏入浑源城呢?
卧虎没敢再说话。
田中说:饭桶
卧虎说:大佐  我一定会尽力的。

浩南在雷忠的铺子里,雷忠说:阿南你最近身体不好,应该在家里好好休息,咱们从小认识,你不至于这么想我吧?
浩南说:雷哥,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实在是让我很难去安心下来好好休息,不满你说,最近我根本就睡不着,我的心每天慌的不的了。
崔飞打给雷忠电话说:雷忠我受重伤,可能会死,
雷忠说:你现在再哪里
我在神头水库这边回菜市场的路上。
雷忠说你躲好了,我马上就到。
雷忠接到崔飞以后
在车上雷忠问
雷忠说:崔飞是谁干的? 
崔飞说:日本人,卧虎。我不行了, 我睡会儿。
崔飞晕了过去。
雷忠和浩南说看样子我猜的没错,浑源城里确实是有日本人的存在。
雷哥咱们怎么办?
雷忠说:事关重大,咱们先回你铺子吧,你那里没有休息的地方
浩南说:他出这么大的事情,咱不赶紧告诉他家里?
雷忠说:不能,听我的就去你铺子吧先,
陈浩南说:伤口这么严重怎么办?
雷忠说:啊南你马上通知你家的医生,让他马上出发到你家铺子等着让他帮崔飞治疗
陈浩南说:好的。
浩南拿出手机:喂,我是浩南,你马上出发我好朋友受了刀伤,你给我拿最好的药去铺子里等着。
雷忠说:阿南你开车快点。
车子到了,雷忠把崔飞扶下车子。
放在沙发以后,

医生正在给崔飞质料伤口,
雷忠说:浩南 崔飞这些日子在你家养伤。
浩南说:雷哥那我怎么和人家父母说呢?
雷忠说:没事 我说。
浩南说:行。
雷忠说:我出去一下。
浩南说:雷哥 你去干什么?
雷忠说:没事儿,这里交给你了,把崔飞照顾好了。
雷忠走了。

 

责任编辑:皇宫影视制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