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 关注 后宫 娱乐 摩托 房产 图片 视频 成都

剧本

旗下栏目: 动态 预告 剧本 韩美

浑源七杀 第六集崔飞受重伤

来源:未知 作者:皇宫影视制片网 人气: 发布时间:2008-08-12
摘要:浑源七杀
伟伟说:刚刚我买菜回来的时候看到 西顺,南关的混子都向西关那边杀过去了 
雷忠说:你报警没? 
伟伟说:打过110了 
雷忠说:那就没事了,警察的出警速度很快的,估计现在都已经收网了。 
伟伟说:卧虎和李强为什么突然要下手这么狠敢惹华北第一刀?
雷忠说:江湖上的事情谁能说的清呢。 
伟伟说:那人山人海的
雷忠说:华北第一刀 和卧虎他们迟早都有一战,找到机会卧虎肯定会下手。 
伟伟说:卧虎这人,确实心机挺多的,华北第一刀恐怕这次有点儿麻烦了。
雷忠说:最毒的人 应该是李强,李强那人干事儿不计后果。


丁力  任阳  满身是汗水 和血迹。 
任阳说:啊力,  刀哥怎么就突然人家蒸发了一样啊? 
丁力说:我也奇怪呢,而且李强竟然敢跟咱们动手? 
任阳说:看来刀哥的失踪一定和李强有关系, 
丁力说:那边有人,咱们赶紧跑吧 
任阳说:分开跑吧,如果咱们能活下来一定待为兄弟们报仇。
丁力说:你打算去哪儿?
任阳说:我会一直留在浑源城找机会给弟兄们报仇的。
丁力说:好的,我去大同屠龙会找我表哥。
然后两个人分开跑路了。 




卧虎 李强两人来找田中大佐, 两个人鬼鬼祟祟的样子,  大佐 我们有事情向您汇报一下, 
田中说:你的什么的事情,尽管说出来。 
卧虎说:那个  那个   大佐,昨晚我们把一刀收拾了。 
田中说:这件事情我已经知道了,你们闹的整个浑源城沸沸扬扬的,我想不知道都难,那他人现在哪里? 
卧虎说:被一个黑衣人给救走了。 
田中说:八嘎 
卧虎赶紧站好,太君   如果不是那个黑衣人的话 华北第一刀现在已经死了, 那个黑衣人拿了一把弓弩,兄弟们也是没办法啊。 
田中说:谁让你们昨天动手的? 八个呀路。 八嘎。 
卧虎说:我们这不是也想为太君分忧嘛,那个华北第一刀是个硬骨头,昨天您重伤了他,难免他不会再找强子和我算账,到时候肯定会影响到咱们的生意, 昨天是干他最好的机会。我这全都是为太君着想啊。 
李强说:是啊大佐,昨天华北第一刀胳膊都断了,昨天不动他以后哪找这好机会啊 
田中说:区区一个华北第一刀,昨天还不是让我轻轻松松打废了吗? 
强子说:大佐,那是他没有用刀, 
卧虎说:强子,你怎么说话呢? 
卧虎使了个颜色。 
田中说:我堂堂大日本帝国武士会害怕一个华北第一刀吗? 就算他手中有刀也不是我大日本帝国精英的对手。 
李强说:太君说的对   说的对,他华北第一刀就是个小混混,哪能和咱大日本帝国英雄的武士们比呢? 
田中说:你的有前途。 
强子点头 哈腰的敬礼说:嘿   嘿   嘿。 
田中说:我要的只是结果,可你的   你的 让我非常的失望,你两个的明白? 
卧虎说:  明白   明白   属下明白。 
李强说:大佐请放心,我们手下所有兄弟现在到处在找华北第一刀,只要他在浑源城咱们就一定能找到他。 
田中说:我希望你们不要影响到帝国的计划,不然你们统统死啦死啦地。 
卧虎说:嘿   嘿   嘿 ,大日本帝国万岁 
田中说:好啦  你们出去吧。 


卧虎李强出来以后,李强说:这日本人也太嚣张了,他还真以为给他一把刀能干的过华北第一刀? 
卧虎说:你什么时候看到过日本鬼子不嚣张的? 
李强说:华北第一刀 那可是靠着手里的大刀杀出来的人物,他的刀法快到瞬间可以把一排矿泉水瓶劈断。 
卧虎说:是不是矿泉水瓶下面都用胶粘好了啊? 
李强说:不是,  速度非常之快,即便是空的矿泉水瓶,风一吹就能倒,但华北第一刀就能把他劈成两半,而且不是一个,是一排10多个瓶子啊,这难度可没人能够打到, 
卧虎说:我听道上的兄弟们说过。 
李强说:一个瓶子能瞬间劈断已经不容易, 可以拍连放10个,这就必须要速度快之又快 
卧虎说:为什么呢? 
李强说:虎爷 你想啊,你只要轻轻一碰一个瓶子,其他的瓶子是不是也会跟着一起掉在地上 
卧虎说:没错儿, 是这个道理 
李强说:所以说 华北第一刀 绝对不是一般人,他可以在0.0001秒的瞬间将所有瓶子劈断 足以证明,他在江湖的地位绝不是浪得虚名。 
卧虎说:强子 看来咱们必须抓紧时间找到华北第一刀。 
李强说:是啊 虎哥,手下兄弟们都还以为华北第一刀倒台了一切就完事儿了。 
卧虎说:强子你利马召集人手,到西关街,找所有和华北第一刀有关系的人,调查华北第一刀去向。 
如果我们不把他弄死,下一个死的就是咱俩。 
李强说:嗯 这个好说  我待会儿就去,虎爷 华北第一刀那铺子您看怎么办? 
卧虎说:一刀没有家人  只有他手底下那些个小兄弟, 一刀倒台了,那铺子现在就无主了 
李强说:虎爷您的意思是? 
卧虎说:我干的生意都见不得光,如果我再把铺子盘下来的话,会引起各方的关注。 
李强说:虎爷  那无主的摊子,你现在不弄恐怕马上就要被其他人下手了。 
卧虎说:江湖上我想不会有人感得罪我卧虎,道上的人都知道是咱俩灭了一刀,谁动那个铺子就是和咱过不去 
李强说:那是 ,咱虎爷的威名那可是无人不知。 
卧虎说:你小子这是夸我呢?还是骂我呢? 
李强说:兄弟还等着跟虎爷发财呢,哪儿能骂虎爷呢? 
卧虎说:好啦好啦,那铺子以后就属于你了,这也算哥哥我送你的一份大礼,以后跟我好好干,我不会亏待你的。 
李强说:虎爷,那就太感谢你了。我李强也终于翻身了。 谢谢啊。 
卧虎说:好好干。

小李说:雷哥现在那两帮人都在找华北第一刀 
雷忠说:记住那天晚上的事情,不要和任何人说。 
小李说:这些人没一个好东西,咱热那麻烦干什么? 
雷忠说:当时我哪儿知道,出来的会是华北第一刀,有人要死了,咱难道还一脚把人踢开不成? 
小李说:那咱放出了消息,救了西关那么多人,以后是不是李强任阳也要成咱朋友了。 
雷忠说:不管怎么说,他们打过你,就不会是我的朋友,不过小李这事儿你也不要一直狠着啦,咱不是都揍过人家了吗?而且还打的头破血流的,该完事儿了。总部可能一辈子见人一次打人家一次,以后你别再提了,说多了我觉得烦。 
小李说:反正那俩不是什么好东西 
雷忠说:如果我能得到华北第一刀那把大刀就好了。 
小李说:你不是和他手下崔飞是好兄弟吗?反正一刀也不在了,留在他身边被人发现迟早都是危险。 
雷忠说:就是 我应该问问崔飞,看他愿意不愿意给我 
小李说:你咋就那么喜欢刀枪剑棍呢?咱就不能安定点儿生活吗?管那些破事儿干啥? 
雷忠说:现在虽然是和平年代,但也少不了流氓混混,我想做一个保家卫国的人,全国的安定我管不过来,但我身在浑源城,我希望浑源百姓能够有一个安定的生活。 
小李说:如果人人都你这样想,那也就没有七杀了。 
雷忠说:小李他们只配叫地痞流氓,混混, 但他们不是七杀,我告诉你什么叫七杀,七杀是天上的一颗星星 名叫七杀星,就好比关羽  张飞   刘备  他们就叫杀破狼, 杀就是七杀星    破军星 天狼星 这三颗星一旦聚在一起,天下必将立新主。像关羽那样忠肝义胆的人才配叫七杀,七杀是一颗有情有义的星星,别拿那些坏蛋和七杀比行吗? 
小李说:可在咱浑源城七杀就是流氓 
雷忠说:我会改变浑源人对七杀的看法的,记住不是谁都配的上七杀这个名号的。 
小李说:雷哥我看你就挺像个七杀 
雷忠说:咱要当就当关羽 岳飞那样的人。 
小李说:雷哥你看我能当七杀星那样的人不? 
雷忠说:你呀?  你还想当个七杀呢?你正在像七杀那样的人进步呢,我看快成了。 
小李高兴的说:雷哥 你这次从他们手里救了华北第一刀,这次惹的麻烦,可比上次打丁力任阳麻烦更大了,  卧虎眼睛那可是厉害着呢,李强又是一个混世魔王。 
雷忠说:没事儿 我一个普通的小老百姓,他哪儿知道我是谁啊。 


李强说:虎爷 你说救走华北第一刀那个黑衣人到底是谁呢? 
卧虎说:先别管他了,一刀那货伤的不轻,就算救走他目前也没有能力和咱们斗,你最近注意点儿丁力和任阳那两个家伙吧,防着他们回来找咱们报仇吧。 
李强说:丁力 那就是一二球,我从小就欺负他,见到我连大气他都不敢喘一下。 
卧虎说:强子,还是当心点好啊。 
李强说:虎爷那现在一刀垮台了,下面我们该向谁下手? 
卧虎说:东南的土匪为人霸道 不好对付啊,裤衩儿街的堂主,咱现在还惹不起 
李强说:强哥咱不是有日本人给咱做靠山吗?咱怕他谁呀? 
卧虎说:强子这不是抗战时期了,现在的日本鬼子 那都跟特码蟑螂似的,见不的光,你知道吧?虽然鬼子科技挺发达各方面比咱国家强,但来到咱中国,他现在都待夹着尾巴做人 知道了吧? 
李强说:哦  知道了 
卧虎说:你也不想想如果什么事情人家日本人都能出面干的话,要咱干什么。 
李强说:行  虎爷 我明白了,那咱替他们摆平。 
卧虎说:强子 事儿咱待一件件的办,咱刚把一刀摆平,你现在有急着找其他地区势力,这样各大帮派,立马就能得到消息,如果人家不想和咱们一起发财的话,他们联合起来,我们日后在浑源就很难做了。这个事情咱们等段时间找机会再干。 
李强说:好的虎爷,我明白了,那你说 咱们下面该干点什么? 
卧虎说:现在西关街的老大已经被咱们灭了,现在西关就是咱们说了算,最近这段时间把西关的治安整理一下,同事你要把咱们的毒品市场在习惯打出去,越多的人来吸毒,我们的钱也就越多,你明白吗? 
李强说:虎爷  虎哥,你是我亲哥, 
卧虎说:发财的事情,哥哥我是不会忘记小老弟你的。 


崔飞的姐姐崔娜美说:雷忠西关最近的事情你一定都听说了吧? 
雷忠说:嗯  听说了,最近华北第一刀突然消失了 
娜美说: 我怀疑他可能遇到了大麻烦,或者也有可能已经被害了。 
雷忠说:混社会的,这个就难说了。 
娜美说: 一刀 其实是个苦命的孩子,我也是看着他长大的人 
雷忠说:哦 怪不得他帮过崔飞呢。
娜美说:他从小是爷爷奶奶照顾大的,家里没什么亲人,他能走到今天 完全都是靠他自己, 
雷忠说: 确实 是很不容易。 
娜美说:他小学都没毕业就已经在社会上闯荡了,身边的几个好朋友也就是那几个小学同学, 
雷忠说:哦  看来他们的情谊一定很深吧 
娜美说:没错儿,确实是的,一刀为人仗义,帮过我和崔飞不少忙,祸害百姓的事情他从来不干。 
雷忠说:哦    我知道了。 
娜美说:他帮过我们家太多忙了,如果他真被人害了,我一定要到公安局 法院告害他的凶手,县里的不行 我到市里,市里不行我到省里。
雷忠说:哦  我能理解,娜美你冷静点儿,别激动,我知道你们和他关系不错, 华北第一刀都能出事儿了,何况你一个女人,再说你还有兄弟,你出事儿了,那崔飞是不是也待替你拼命?冷静点儿真的。
娜美说:一刀这次再要翻身肯定是难了,现在那个西顺街的李强已经在整理 西关的治安了,不少人都收到了恐吓,老百姓们也都不敢得罪人家,西关以前跟一刀的很多人都跑了,留下的也都被打的不像样子了,这几天那些老百姓都在问我  娜姐 一刀哪儿去了,哪儿去了? 我看着他们受伤痛苦的样子,你不知道我心里多难受。
雷忠说:这个李强也真是太厉害了。 
娜美说:如果一刀回来的话,他肯定是要为百姓们报仇的,你不是认识很多公安局的人吗?如果你们知道一刀的消息一定要记得告诉我。 
雷忠说:好的,我知道了
娜美说:我其实是希望你以后能够和一刀成为好朋友,遇到什么大事你能站在他这边帮他一下。 
雷忠说:要打架什么的,我真帮不上忙,他得罪的都是社会人儿,我哪敢和那些人干啊,要说一日三餐这个没问题。 
娜美说:希望将来你能带领他走向一条光明的道路,我真不希望他一直在社会上过这种刀头舔血的日子了。 
雷忠说:那我尽力吧能帮忙的 我一定帮。 
娜美说:雷忠 我还待赶紧去西关那边一下,最近那边被那个李强闹的乱七八糟的,老百姓们有怒不敢言。 
雷忠说:娜美啊,唉  你一个女人你冲在最前面搞什么?西关那老百姓那么多,你照顾的过来吗?
娜美说:我有我自己的想法 你就别担心了。
雷忠说:哦  那 娜美你慢走啊。

雷忠和崔飞说话:刚刚你姐姐崔娜美找我聊过华北第一刀了 
崔飞说:我刚刚就在外面看到她了,没敢进来,她那人太烦人,你没把一刀死的事情告诉她吧? 
雷忠说:我没说,你也记住了,别和任何人提起这个事情了,尤其是你姐姐崔娜美,就她那爆脾气,我也真是服气了,就他还要为西关百姓出头呢,哎呀给我愁的。
崔飞说:雷忠 出这么大的事情咱们下一步该怎么办啊? 
雷忠说:华北第一刀在临死前说  冰毒,  日本人
崔飞说:那看来这件事情,不只是单纯的江湖仇杀了。
雷忠说:冰毒 这个好理解,卧虎是贩毒的   人们都知道这个事情,  可刀为什么临死之前还说日本人呢? 
小李说:是啊,这都什么年代了,怎么又扯到日本人了呢? 
雷忠说:对呀?怎么会有日本人呢?就算日本人来中国做生意,也不至于跑到咱一个小小的浑源城吧?
崔飞说:问题是他做的不是正当生意,黑社会,贩毒啊。
雷忠说:如果真有日本人,又和这些毒品有关系的话,可能事情要比我们想象的更要恐怖。 
崔飞说:雷忠应该不可能吧?
雷忠说:我只怕是故事重演啊。

这一天 
卧虎和李强来到田中的铺子 
卧虎说:大佐您找我俩有什么事情吩咐尽管说,我们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田中说:虎桑不愧是我大日本帝国忠实的合作伙伴,今天叫你们两个过来,有两个事情我要安排一下。 
虎爷说:大佐您说 
田中说:强桑 你的 尽快查出华北第一刀的去向,这件事情目前对我们非常的重要,他很有可能会破坏我们下一步的计划,将军不希望出现任何的纰漏,你的明白? 
李强说:黑   大佐杀掉华北第一刀现在真不是什么难事儿,只是我实在不知道到哪里去找啊,手下兄弟全城都找了好久了,该问的人也都问了,没有半点消息,这个您说怎么办? 
田中说:八嘎,愚蠢   你的饭桶 
李强说:黑  黑   黑。 
田中说:华北第一刀 还有一个手下叫崔飞,现在 在一家大酒店上班,你的今天下午跟我走。 
李强说 黑黑 黑。 
田中说:虎桑 两天后的下午会有一批新货要到浑源城 你负责接货,然后马上给各点发货,你的明白? 
卧虎说:黑 ,  大佐请放心,属下一定完成任务。 
田中说:在毒品到来之前我需要你把浑源城对这次毒品交易的安保工作做好,确保交易万无一失,若有失败你的提头来见,明白? 
卧虎说:明白  明白。 


崔飞来到雷忠的铺子,雷忠说崔飞你电动车呢? 
崔飞说:让小偷儿给闹走了。 
雷忠说:那以后可待看好了。 
崔飞说:小偷要闹你的,怎么都跑步了。 
雷忠说:说的也是,崔飞最近李强 他们没找过你麻烦? 
崔飞说:没事儿,根本就没找过我 
雷忠说:华北第一刀现在还有在浑源城的兄弟没了? 
崔飞说:没了,该跑的都跑了,  就剩下我自己了。 
雷忠说:崔飞还是当心点儿好,不然你也走了算了,过个一两个月我看没什么事情再叫你回来 
崔飞说:不行啊,我好不容易又有了新工作 
雷忠说:啥?你又换工作了? 
崔飞说:嗯  人家昨天电影院那家说挣不了钱不用了。 
雷忠说:那你现在又去哪儿了 
崔飞说:就咱们县那个大酒店 
雷忠说:你咋去的?人家要你? 
崔飞说:那里很多厨子都是我多年朋友,厨师长都认识,一个电话的事儿。 
雷忠说:哦   
崔飞说:我要这走了,人家这大酒店以后还能用我吗?我家里老婆孩子都还待过日子呢。再说了,人都跑光了,就我自己没人在意的。 
雷忠说:崔飞给吃根烟。咱兄弟真是很少 很少一起坐着说话啊。 
崔飞说:现在大家都长大了,都待挣钱养家呢。 
雷忠说:崔飞  我有个事情  很想和你说  就是有点儿不好意思。 
崔飞说:你说 
雷忠说:崔飞  你知道我从小就喜欢刀枪剑棍这些东西,   我听说华北第一刀的大刀特别威武 
崔飞说:嗯   你想什么我知道了。 
雷忠说:那 你看? 
崔飞说:华北第一刀的大刀已经很久不见天日了,现在一刀也不再了,该是它换新主人的时候了,本来我不想提起那把刀的,可你确实是拥有那么刀的最好人选。 
雷忠说:崔飞你真能给我? 
崔飞说:可是那把刀在酒庄酒柜下面,如果被李强得到那把大刀浑源城的江湖又会先起风波 
雷忠说:没事  我想办法 
崔飞起身对雷忠说:我待走了,我这天天忙的 早上待上班儿   中午    晚上 你们吃饭的时候我都待给客人做饭 
雷忠说:其实我特想经常和你一起吃顿饭,可惜啊 也不知道是你没那口服呢?还是我没这机会呀。 
崔飞说:好好挣钱吧,等挣够了,我哪天当了老板  或者咱们都老了的时候天天喝  天天吃都行  行了你别送我了,没事儿。
雷忠说:兄弟  好好保重   有事儿 随时打电话什么事儿都行。 
崔飞说:那我走了。 
雷忠说:嗯  去吧 
雷忠看着崔飞离去的背影,心里有很多的感谢 也有很多复杂的害怕,他怕这个小学的结拜兄弟会被人伤害。 

卧虎说:大佐强子今天有事情过不来,他让我过来帮忙。 
大佐说:八嘎  强子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这个人如果不能够全心为我大日本帝国办事,找机会把他除掉,因为他知道的太多了。 
卧虎说:好的大作我明白了。 


就在崔飞上班的路上, 
一辆车子就在路上停着 
卧虎看到了西关街华北第一刀一个手下,崔飞 
卧虎手下说:大哥 那不是华北第一刀那个哥们儿崔飞吗? 
卧虎对大佐说:大佐 没错儿 那个就是崔飞。 
田中说:把他带上车来。 
卧虎打开车门后说:我超你妈的华北第一刀 
卧虎大声喊,崔飞你过来。 就你 过来,   
崔飞说,虎哥您有什么事情? 
卧虎说:上车
崔飞说:虎哥 我这有点儿急事儿,您有话就说吧。 
卧虎的手下推了一把崔飞说:上车。 
崔飞看着卧虎的几个手下,也只好无奈的上了车。 
到了一个偏僻的地方以后。 
卧虎等人下车了 
卧虎说:告诉我你大哥现在 在哪里? 
崔飞说:我也不知道,怎么突然就消失了 
卧虎微微一笑说:别装了 兄弟,你要告诉我他们在哪里  以后你就是我的人,跟虎哥吃香的喝辣的,你若不说,今天我就费了你,你信吗? 
崔飞说:虎哥,  我跟你说实话吧,那天晚上刀哥出事儿  我根本就不知道,后来我听说任阳他们都跑了,这事儿我都不知道,我要知道的话 我能不一起走吗?说实话我跟他们关系也不咋地,就是一起玩儿过几次而已。他们都到哪里去了,这个我是真不知道 
卧虎说:行  编  你继续编    我听着  没事儿继续。 
崔飞说:虎哥,我骗谁也不能骗你啊 
田中下了车,关住了门,卧虎看了一眼田中,田中摆了几个拳击的姿势。 
卧虎点了点头说明白 
对崔飞说:行啊  小子,不说是吧  这个好办 
卧虎说:给我打。 
卧虎手下人,把崔飞狠狠打了一动。 
卧虎抓住崔飞的下巴说:兄弟  现在你可以说了吗? 

崔飞爬到了田中脚下说:这位大哥  您就高台贵手放了我吧,我知道他们肯定都听您的,我还去过您店里吃过煎饼呢。 
田中很生气的说:八嘎   八格牙路。 
李强赶紧跑过来说:大佐   大佐别生气,我 我来办。 
崔飞说:虎哥,你放了我吧,  兄弟愿意跟你干,您说什么以后就是什么 
卧虎说:飞哥  你虎哥是那么傻的人吗? 我收了你,你哪天再帮你刀哥背后灭了我?  不  不  不   我只要你告诉我他们在哪里,只要你说了,我就放了你。 
崔飞说:你的手段 我是知道的,只要你动了手即使我说了,我也活不了。就算你放了我,他也不会放过我。 
田中过来说:看来你的为人不行啊  虎桑 
卧虎说:是啊竟然这么温柔的就被人看串了 
崔飞说:好   那既然这样    我就送你们四个字:我超尼玛。 
田中说:漂亮,我最喜欢的就是中国的这四个字了 
卧虎拿出一把刀子,直接扎在了崔飞的腿上,崔飞握着腿,大声叫了一声啊
崔飞又说:卧虎你个狗汉奸,你帮着日本人残害自己的同胞,  狗日的小日本儿你姥姥。 
田中对卧虎说:虎桑你的太残忍了,他会很痛苦的 难道你的不明白? 
李强说:黑 黑  黑  大佐教训的对。 
田中摸了一下自己的额头,很苦恼的样子, 喔    还不说,  不说    不说,  你说这该怎么办呢? 你说  你不说 
哦  我好烦恼,你这真是再逼我,我真不愿意这样对你, 那就别说了。 
田中把出手里拿的日本武士刀,向崔飞的脖子割了一刀,同时崔飞的脖子留出了鲜血,滚下了山坡,崔飞趟在那里一动不动,假装死了· 
田中说:虎桑 你的下去看看他的还有呼吸吗?有的话再补两刀,你的明白? 
卧虎说:黑 黑  我的明白。 
卧虎对手下说:走  下去看看。 
崔飞看这卧虎他们走了下来,受伤的崔飞抱住脖子拼命的跑,
卧虎他们跑了一段就没有再追了。
回去向田中复命说:大佐,崔飞跑的实在是太快了,我们实在是真的追不到。
田中说八嘎,你们统统的饭桶,死啦死啦的?
卧虎说:死啦死啦的,对不起大佐,他只要回浑源城我们一定能找到他的。
田中说:他如果从此不再踏入浑源城呢?
卧虎没敢再说话。
田中说:饭桶
卧虎说:大佐  我一定会尽力的。

崔飞打给雷忠电话说:雷忠我受重伤,可能会死,
雷忠说:你现在再哪里
我在神头水库这边回菜市场的路上。
雷忠说你躲好了,我马上就到。
雷忠接到崔飞以后
在车上雷忠问
雷忠说:崔飞是谁干的? 
崔飞说:日本人,卧虎。我不行了, 我睡会儿。
崔飞晕了过去。
雷忠打电话给东升说:东升我马上到你医院,崔飞脖子被人割破流了很多血,你准备好接应。
东升说好的
到了医院以后,东升把雷忠拉出门外说,他伤的很重毕竟是脖子受伤了,没死就是万幸了。你让他好好休息吧。
雷忠说:东升 那崔飞的事情就麻烦你了,我走了先。

 

责任编辑:皇宫影视制片网

频道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