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 关注 后宫 娱乐 摩托 房产 图片 视频 成都

剧本

旗下栏目: 动态 预告 剧本 韩美

浑源七杀 08小李投靠六宁波

来源:未知 作者:皇宫影视制片网 人气: 发布时间:2008-10-02
摘要:浑源七杀



山鸡说:雷哥 你好兄弟崔飞怎么样了?
雷忠说:不太好,我打算待会儿过去看看他。
山鸡说:这要是华北第一刀在的话,这事儿待闹的浑源城翻天覆地。
雷忠说:可惜华北第一刀已经不在了,能帮崔飞的就靠咱们兄弟几个了。
山鸡说:走吧,雷哥,我跟你一起去看看。
两个人 在路上走着看到两个人正在欺负女人。

卧虎和六宁波儿在街上转着,卧虎说:宁波儿事情安排的怎么样了? 

宁波儿说:虎爷放心好了,各个出口都已经安排了我们的人,不管他是什么华北第一刀   还是黑煞 只要是觉得很可疑的人,兄弟们都不会放过的。 
卧虎说:跟你小子办事儿,虎爷我更特娘的有安全感。 
宁波儿说:哎吆虎爷看到没?如花似玉水淋淋的小娘子唉。 
卧虎说:哪儿呢?  哪儿呢?   
刘宁波儿说:看到没?  前面   前面 两个
卧虎整理了一下衣服开始唱歌了: 
你是谁  你是谁 
可是我当初的小妹妹, 
看不到脸上红霞飞, 
只见你双眼装满泪水 
  是谁让你的心儿碎, 
谁让你有话说不出嘴。 
你说你一切都如意, 
难道只是为了把我安慰 
傻妹妹 傻妹妹   
你又把我当成是谁。 
是否在心里把我归罪。 
傻妹妹 傻妹妹 
哥哥的话你可记心扉 
堂主的手下 艳丽说:堂主 后面有两个人好像是在向咱们唱歌呢
堂主说:是南关卧虎。
艳丽说:堂主他知道你是谁吗?
堂主说:他还不够资格。

雷忠走着,雷忠说:哎呀嗨,大白天的这儿还唱开歌儿了? 
山鸡说:搞对象呢? 不对啊,  这俩货好像是在调戏小姑娘。 哎呀,我这软脾气。超尼玛的,欺负两家妇女呢?
雷忠在后面喊着:山鸡  山鸡 好好说话。

你是谁  你是谁 
可是我当初的小妹妹, 
看不到脸上红霞飞, 
只见你双眼装满泪水 
歌曲唱到这时 
雷忠手拿着石头   在后面喊了起来, 干什么呢?  那胖子就你 你唱什么唱?卧虎拿出手枪向天上开了两枪 打着节奏。卧虎继续唱着  是谁让你的心儿碎, 
谁让你有话说不出嘴。 
艳丽一回头,大声一叫  啊的一声,赶紧拉着堂主把腿就跑。
堂主说:在浑源城还有堂主怕的人吗?
 堂主回头看了一眼雷忠,对此男子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卧虎看着姑娘远去的身影唱着,  雷忠这时赶紧把石头一任。跟在卧虎后面也唱着。 
你说你一切都如意, 
难道只是为了把我安慰 
卧虎的表情非常的伤感。姑娘跑了,卧虎停下了动人的歌喉,拿着枪转身指着  雷忠说:刚刚超你妈的谁特码叫了? 

雷忠说:虎爷  虎爷 是我是我,  兄弟实在不知道是老哥你啊,  小的有眼不识泰山 我错了我错了, 大哥 绕我一命 
卧虎说:你娘的。 
的同时一脚踢在了雷忠肚子上,雷忠一下子趟在了地上,坏老子好事儿,雷忠本来的伤口一下子流出了血衣服都红了。
卧虎说:哎呀嗨?就着还流血了?
山鸡说:虎哥 算了  给我山鸡个面子,刚刚我俩真不知道是您
卧虎说山鸡?你小子天天花天酒地的,我可是头次在街上看到你小子啊。
雷忠差点儿晕到,  握住肚子说:大哥,我错了,我刚刚真不知道是您。  虎爷咱俩认识,你忘了上次你们打华北第一刀我还给当裁判了。 
山鸡说:虎哥 真算了,刚刚是我第一个从上来的,他只是为了拉我,我山鸡什么脾气您也知道,要我知道是您拉几个姑娘给你都不是事儿是吧?
刘宁波儿说:虎爷算了算了,都在大街上,待会儿围多了人就不好了,再说你这儿还有枪,算了吧。 
卧虎说:  山鸡好今天给你和宁波面子,虎哥我放他一马,
卧虎对雷忠说:原来是你小子。 

雷忠说:虎爷您还记得我? 刚刚兄弟我真不知道是您,不然怎么都不可能怀了虎哥您的心情。
卧虎对六宁波儿说:要不是这小子当裁判那天老子也不能风风光光的扬名立万 
六宁波儿说:还不赶紧谢谢虎爷? 
雷忠说:谢虎爷 不杀之恩 
山鸡说:谢谢虎爷  谢谢波爷 
卧虎说:这话说的,都自家兄弟,以后跟我混吧,
雷忠说:  虎爷其实兄弟我一直都有这个想法呢,就是不敢向虎爷您开口。 
卧虎说:行了,赶紧去处理伤口吧。 
完事儿晚上过来找我,你小子有前途。 

雷忠说:两位大哥那您二位继续唱歌。  我走了。 
虎爷说:我还唱个锤子啊, 
雷忠说:虎爷真不好意思 
虎爷说:去吧。


小静说:堂主刚刚多愧有那个人,要不咱们就麻烦了,人家有枪呢。
堂主说:小静啊,没事儿,你去帮我查清楚刚刚那个出手想救我们的男子是谁?
小静说:好的堂主
堂主说:那小子不错,是我喜欢的类型。
小静说:堂主您是想把他呐了当小倩呗?
堂主说:就你这丫头最聪明
小静说:那是的呀,不然堂主怎么会走哪儿都带着我呢?

山鸡说:雷哥 怎么样 还行吗?
雷忠说:没事儿。山鸡啊,以后别那么激动了
山鸡说:雷哥对不起了,没想到我还害了你。
雷忠说:没事儿 虽然倒霉了,但也得到了卧虎的赏识,这是一个好机会,我今晚就去找他。
山鸡说:雷哥咱还去崔飞家吗?
雷忠说:算了,我现在疼的不行,我待回去休息一下。

雷忠在一德街给小李打了电话:怎么还没出来呢? 
小李说:我出来了,路上走着呢。 
雷忠说:赶紧的 
小李来了,拍了雷忠肩旁一下  雷哥久等了啊 
雷忠说:你特码没脑子啊,你不知道今天被卧虎刚打了一下啊 
小李说:不是吧,能疼这么久啊? 
雷忠说:打你一下你试试?   
小李说:算了 
雷忠说:我有个好消息告诉你 
小李说:啥好消息啊 
雷忠说:从现在开始 我就是社会人儿了 
小李说:你跟谁混了? 
雷忠说:你猜 
小李说:裤衩儿街堂主? 
雷忠说:那特码是神 
小李说:那不然就是东南的土匪了。 
雷忠说:行了,再说你一个个都说完了,  我不是和你说过有收拾李强和卧虎那俩孙子吗? 
小李说:是啊,说过,但你没说你加入黑社会啊。 
雷忠说:江湖上的事儿就是江湖上的人,在江湖路上不管你是哪边的人,都是黑社会。 
小李说:那你到底是跟谁? 
雷忠说:卧虎 
小李说:我真没想到你竟然还真要去投靠卧虎啊。 
雷忠说:我这叫卧底,  潜伏看过吧?  我现在就是潜伏在敌人内部的一把利刃知道了吧? 
小李说:那既然你决定了我也没话说了,你这造型也不像个社会人儿啊 
雷忠说:人靠衣装 佛靠金装 
小李说: 你还待闹跟金链子 
雷忠说:闹那么花干啥呢? 
小李说:你之前可和李强那帮人都有过接触 
雷忠说:嗯 是 
小李说:所以你必须待彻底的变成流氓那样,才不会被人怀疑。 
雷忠说:哦  我改改。 
小李说:雷哥 和他们混 很危险的,要不我和你一起吧,咱互相好有个照应。 
雷忠说:没比要吧?你还是安安生生过你的好日子吧,别跟我瞎混。 
小李说:雷哥  你到卧虎那边到底是想干啥? 
雷忠说:我要把他的毒品全毁了,让他倾家荡产,让他永无翻身之日。 
小李说:人家卖人家的毒品,你说你一天到晚老给人家捣乱干什么呢?  你图个啥? 
雷忠说:小李,你这话说的,那毒品可是卖给老百姓的啊,是害人的东西。 
小李说:那是人家国家的事, 国家有公安呢。 
雷忠说:有国才有家,我们老百姓更应该爱护自己的祖国和家乡,维护一个和谐的生活人人有责。 
小李说:哦,我懂了, 我也想成为七杀那样的大人物,像关羽那样,雷哥你就带我一起吧。 

雷忠说: 兄弟这次真不行。 
小李说:雷哥你瞧不起我? 
雷忠说:小李不是这意思, 你也知道 我干的都是什么事情,这都是在玩命呢,兄弟真的别为难我。 
小李说:行,我知道你啥意思,我走了。 
雷忠说:小李   
小李根本就没有回头,快步走了。
小李找到了刘宁波,宁波儿正在和卧虎划拳喝酒,刚好六宁波儿输了 
卧虎说:宁波儿你又输了,  小李直接走了进去不小心闹倒了凳子,宁波儿说:我超你妈谁特码这么不长眼,找死呢? 
小李说:波哥,我想跟你混,当你小弟。 
宁波说:我超你妈,什么人都特码想跟我混? 
小李说:波哥 给我个机会。 
刘宁波儿说:小子先把衣服脱了,让爷看下你有几量肉 
小李说:哦 


二话没说脱了,  小李摆了个健美的姿势。 
刘宁波儿说:小子  你太嫩华北第一刀那大刀见过吗? 
小李说:见过, 
宁波儿说:扛的动吗? 
小李说:估计拿不动吧? 
宁波儿说:估计? 还用的着估计吗?  小子回去吧,社会不是那么好玩儿的。 
小李还站在那里不走。 
刘宁波儿说 虎爷来继续 
两个人继续划拳, 宁波儿说:虎爷这次你输了,喝喝喝。 
卧虎看了一眼小李,   刘宁波儿也回头看了一眼小李 
宁波儿说:我说过的话一向从特娘不说第二次没特码听懂是咋地? 
小李说:波哥 给个机会。 
宁波直接拿出一包白粉倒在了盘子上,把它全特码吃了,你以后就是我的人, 小子 行吗? 
小李说:我吃。 
小李拿起一盘子就干了。 
宁波说:超,小子够气魄。  有前途,从今以后你就是哥的人。 
小李说:谢波哥, 小李  特别难受的抓住脖子。 
卧虎说:超你妈六宁波儿  你特码的也太狠了 
刘宁波儿说:死不了 
卧虎说:要特码他在老子这儿,老子怎么办? 
小李痛苦的表情摇摇晃晃的  还在拼命的摇头。 
刘宁波儿拿起一桶水全部浇在了小李身上 
宁波儿说:自个儿去用水桶一桶桶的给身上浇 
小李说:谢大哥。 
小李晕晕乎乎的走进了卧虎家的院子把头转进了水桶,然后一桶桶的给身上浇着。 
然后摊到在地上, 
就在这个时候雷忠来了,虎爷:我来了。 
卧虎说:小子,你叫什么名字? 

雷忠说:大哥我叫雷忠。 
卧虎说:好小子,来坐下喝一杯。 
雷忠说:大哥我坐下合适吗? 
卧虎说:以后都是自己兄弟 没什么不合适的。 
刘宁波说:好小子 有前途,你特码还真敢来? 知道我们都是干什么的吗? 
卧虎说:超,你特娘的说的是屁话,浑源城谁特码不知道老子是干什么的? 
雷忠说:波哥  我知道 知道。 
刘宁波说: 知道你特码还敢来? 
雷忠说:我一直也在道上混,就是没什么名堂,大树底下好乘凉嘛,跟着虎哥  波哥将来肯定有前途。 
刘宁波说:超   你小子会说话 
刘宁波对虎爷说:虎爷 你这兄弟可以啊? 
卧虎说:要特码没有他,华北第一刀能载在老子手里? 
刘宁波儿说:有前途,  兄弟跟波哥混,只要波 哥有的  你小子都会有。 
卧虎说:  我超你妈刘宁波儿,你特娘的里面还趟了一个马仔,现在你特娘的又惦记雷忠? 
刘宁波儿说:那就是一二球,连华北第一刀那大刀他都拿不起来,还想混社会?别开玩笑了  虎爷 
卧虎说:超,  好好一个年轻人,都特码快让你弄死了,你狗日的还说这风凉话。 
卧虎对雷忠说:来来来  忠子 你也喝一个。 

宁波儿 你不进去看下你那个小弟? 
宁波说:抗的过去才算我的人,要死了,待会儿让人拉走扔了就行了,不给你虎爷找麻烦。 
卧虎说:超你妈 的刘宁波,你特码说的什么话,人死在我家?你狗日的说不给我找麻烦? 
雷忠说:大哥,不然我进去看看? 
卧虎说:去 

下面内容重新拍摄;
雷忠进去一看是小李。 
雷忠哭着喊小李,但又怕喊出声来,雷忠咬住自己的衣服流着眼泪。哭泣着。
卧虎说:雷忠 那小子没死吧? 
雷忠说:大哥人死了。
卧虎说:他特码死了,你哭个求啊,起身给了雷忠一巴掌。
雷忠说:大哥,我只是没见过人死。
卧虎说:那你赶紧把他先送走,别特码给他家里送,给我惹麻烦知道吗? 
雷忠说:大哥你放心吧。 
卧虎说:知道不知道往哪儿送
雷忠说:不知道
卧虎说:真尼玛的饭桶,大大的饭桶。
雷忠喊着眼泪:说  是  是
卧虎说:快给我把人丢到神头水库,别被人给发现了知道了吗?
雷忠说:知道了大哥
卧虎说:快去里面找个麻袋。
卧虎说:宁波,你小子真特码太毒了。 
宁波儿说:不是什么人都能跟我六宁波混的。 
卧虎说:超   我特码总算知道为什么这么多年你身边就没一个愿意跟你干的,毒   真特码毒。 
雷忠说:大哥那我走了。 
卧虎说:赶紧走 赶紧走 
然后卧虎又对着刘宁波说:超你妈,你特娘真行, 老子真服了。
卧虎走出门外对吴刁说:吴刁快给我跟上那小子,看他会怎么处理尸体。
吴刁说好的大哥。
雷忠发现后面有人跟踪, 雷忠心想看来狗日的卧虎还是不相信我啊,兄弟看来我只能把你丢到神头水库了
雷忠到了水库以后,说:兄弟对不起了,你雷哥我也是真没办法了,后面还有人看着咱们呢?我会尽快回来接你的。


吴刁离开了现场回去报告卧虎说:大哥,没事他是按你说的把事情办了。
吴刁说:大哥你还信不过他?
卧虎说:我卧虎办事不像刘宁波那么没脑子,是敌人的话我要留在身边看清楚他到底想干什么?  是战友的话我就待好好培养他。
吴刁说:大哥您看雷忠他是敌是友。
卧虎说:此人我们只是刚刚接触,还不清楚他到底是何用意。
吴刁说:大哥那您为什么要用他呢?
卧虎说:用他的第一个原因 他帮过我们在浑源的社会上光明正大的站住了脚。
吴刁说:那第二个原因呢?
卧虎说:今天我踢了他一脚,他肚子竟然能流出血,你说着不是很奇怪吗?
吴刁说:黑煞?
卧虎说:有可能,但也不一定,应该没这么巧的事情。
吴刁说:大哥雷忠回来了,
卧虎说:雷忠回来了?
雷忠说:大哥事情都办好了。
卧虎说:行了早点回家休息,电话24小时开机
雷忠说:好的。


小静对堂主说:堂主今天白天那小子的资料都已经帮你查清楚了
堂主说:说的详细一点。
小静说:雷忠原官王铺人,爷爷曾是村里大队书记,开过煤矿,最后一夜之间三个煤矿打通失火,一夜倾家荡产,欠下很多钱,20多年前就已经离世。
堂主说:继续说。
小静说:雷忠的父亲,从小生活条件优越,每天的零花钱是国家干部一年的工资,可谓是超级富二代了。父亲离世后发奋图强,贷高利贷终于再创辉煌开了煤矿,生意越做越火,当初本有人要花两千八百万收购他的煤矿但没有出售,第二年被政府200万强制收购了。后开过公交公司但因从小酷爱赌博,为人忠厚老实被人算计,欠下无数高利贷,公交公司买了700万的股份都还了欠款,现在已经离家多年,母亲也离开了浑源。
堂主说:看来他们雷家府的人都是英雄人物啊,不可小看,你再说说雷忠。
小静说:雷忠这个人比较简单。 性格耿直,从小热爱武术,喜欢唱歌,2013年在文化下乡演出的时候认识了现在的妻子,两个人很快的速度确定了关系,2014年结婚同年在浑源城开了一家录音棚,因家道中落,没有住处妻子暂回娘家居住。
堂主说:那雷忠呢?
小静说:雷忠每天睡在自己铺子的地上,生活很艰难。
堂主说:他和他妻子的感情怎么样?
小静说:雷忠曾经家里有钱,所以她的妻子才能够很喜欢他,但现在可真不一定了,
堂主说:继续
小静说:当年浑源城所有最漂亮的女孩儿都曾是雷忠的好朋友,但却没有一个是他喜欢的
堂主说:原因
小静说:此人开了一个网站,叫皇宫模特网,一听着名字就能想到,那皇宫的后宫里待有多少国色天香的佳人啊,天天看美女,哪个他都想要,但又不愿意为了一个放弃整个森林
堂主说:就喜欢这样的,那看来他和他的妻子感情不怎么样了?
小静说:按我得到的资料来分析,应该是这样的,堂主你很有希望哦。
堂主说:但愿如此。
小静说:堂主啊,怎么能是但愿呢?我告诉你一名言,只要锄头挥的好,不怕墙角挖不到。
堂主说:密切关注雷忠的一举一动。
小静说: 好的
 

责任编辑:皇宫影视制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