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 关注 后宫 娱乐 摩托 房产 图片 视频 成都

剧本

旗下栏目: 动态 预告 剧本 韩美

浑源七杀 第10集 雷忠被战神砸嘴

来源:未知 作者:皇宫影视制片网 人气: 发布时间:2008-11-18
摘要:浑源七杀
卧虎说:雷忠 强子的今天 我不希望是你的明天知道吗? 
雷忠说:大哥 我懂,我没那么贪心 
卧虎说:忠子 江湖就是这样,你之前只能算是一个不良青年,但算不上混子 
雷忠说:哦  我知道了。 
卧虎说:卧虎说嗯,我跟你说强子也是一个聪明人,不然不可能灭了华北第一刀,又霸占了华北第一刀的聚贤酒庄。 
雷忠说:可那不都是您帮他的忙吗? 
卧虎说:所以说强子是道上少有的人才 
雷忠说:那还是大哥你大度,懂的利用人才啊。 
卧虎说:我大度个球啊,强子最后还不是死在了我的手里? 
雷忠说:大哥您打算怎么处理强子的事情呢?强子不在西关群龙无首,各大帮派一定会关注的 
卧虎说:强子是我好兄弟,我哥们儿李强被黑煞所杀,我要为兄弟报仇,西关的混子们有什么话可说? 
雷忠说:大哥 那还有几个帮派怎么办? 
卧虎说:各大帮派都知道我和强子关系不错,我接手强子地盘  他们不同意,我也不会放手。 
雷忠说:大哥那你是要和他们对着干? 
卧虎说:忠子 你要知道江湖可真不是那么容易混的,我不会和他们对着干,我只想收复他们为我所用。 
雷忠说:哦   大哥 
卧虎说:你不喜欢的人 有的时候为了生存也要逼着自己去喜欢。 
雷忠说:哦   我明白。 
卧虎说:你以为 我就那么喜欢他李强?  我把自己闹到的铺子   冰毒    大把大把的钱都给了他,我卧虎难道是傻子? 
雷忠说:大哥  那您这样做又是为什么呢? 
卧虎说:浑源城帮派势力复杂, 我没有几个合伙人,上头人看不起我, 道上人也不会拿我当回事儿。 
雷忠说:哦  这个道理我懂。 
卧虎说:南顺   西顺 两大混子头见我点头哈腰,你以为他们喜欢的我? 他们喜欢的只是钱 
卧虎说:所以只要关系能维持下去,我卧虎是不会轻易和人翻脸的。 
雷忠说:大哥厉害 
卧虎说:现在李强没了,从现在开始 你管理西顺   西关 两大地区,聚贤酒庄以后你是老板。 
雷忠说:大哥 我当合适吗? 
卧虎说:没什么不合适的,昨晚要不是你帮忙 我卧虎早特码死李强手里了。 
雷忠说:那好吧,多谢大哥抬举 
卧虎拿出手机给六宁波打了电话:宁波儿你出来一下,哥在一德街这里等着你。 
雷忠说:波哥要过来啊 
卧虎说:待会儿过来我有事情和他谈。
雷忠说:看来虎爷很看的起波哥啊、
卧虎说:和他那种人打交道心眼儿必须的照的亮亮的,死在家里那个小子不就是个例子吗?
雷忠说:您是打算和他谈那批货的事情?
卧虎说:嗯没错儿
雷忠说:大哥有些话 我不知道该不该说?不过为了您的利益我觉得我可以说一下。
卧虎说:那你讲我听听。
雷忠说:大哥 您看您这么多年在浑源城也是叱咤风云的大人物对吧? 混到现在车 车不敢买,房房不敢买,人家强子就几天红酒随便喝,饭店随便去,您看看人家穿的是什么衣服?那裤子的角儿都是直的,再看看您吃的什么烟?
卧虎说:你难道认为老子抽不了一百来块钱的烟?
雷忠说:大哥我不是这意思,您听我继续往下说
卧虎说:讲重点,别讲那些没用的。
雷忠说:大哥我知道您有上家,可您为什么不为自己以后的路想想呢?您就这样不见天日的或者您觉得值吗?
卧虎说:你小子是有什么想法吧?
雷忠说:大哥,大同的屠龙会您听过吧?
卧虎说:没错儿我知道大同有个屠龙会。
雷忠说:我认识那里几个人,我的意思是,咱为什么飞要把毒品在浑源城销售呢?一个个都是穷苦老百姓,在他们手里您能挣几个钱?还不都是等于不挣钱的买卖吗?
卧虎说:你说的有道理,那你约一下你的这几个朋友,咱们可以见一面聊聊这个事情,
雷忠说:好的,大哥您放心,不过我觉得您这事情最好还是和波哥一起干,这个时候您要一不小心得罪了他,让他捅到日本人那边,咱都吃不了兜着走。何况多个朋友多条路,就算出事儿也有个跌背的不是吗?
卧虎说:但你小子记住了,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宁波知,如果有第四个人知道,后果你知道。
雷忠说:大哥方放心。
卧虎说:雷忠:你马上再去趟神溪村,我还是有点儿不放心,看看李强那小子有没有被人发现 
雷忠说:好的 我马上去。 


宁波儿到了一德街 和卧虎坐在了一起 
宁波儿说:虎爷您有什么事儿叫兄弟啊? 
卧虎说:宁波儿 你那边货走的怎么样了? 
宁波儿说:虎爷没那么快,你以为扫土呢?一扫一大把。 
卧虎说:宁波儿你到底行不行? 
宁波儿说:虎爷你放心  再给我几天时间 货肯定全部出手,给该你的钱我一分少不了你的。 
卧虎说:宁波儿如果干不了,别灭强,我有一条路子,咱们一次性可以把所有货出手,而且远比卖给那些老百姓挣的钱更多。 
宁波儿说:虎爷 您有什么路子和兄弟我说说,只要能挣大钱,我刘宁波没二话。
卧虎说:大同的屠龙会你听过吧?
宁波儿说:听说过,屠龙会的火枪队,咱小的时候就常听人说起,就是没打过交道。
卧虎说:我现在有路子,咱把这批货都给了屠龙会
宁波儿说:日本人那边儿,能答应? 
卧虎说:日本人的这批毒品 他就没打算要挣钱,他恨不得把所有毒品免费发给浑源老百姓,让老百姓各个都吸毒,小鬼子不是为挣钱,只是为了祸害咱中国的老百姓明白了吗?
宁波儿说:既然是这样,那就没问题,咱完了给小鬼子少拿点儿钱,就说咱挣回来的。
卧虎说: 咱们办事儿只为挣钱,汉奸都当了,别混到最后当了一辈子汉奸连点儿存款都没有,那可就太冤了。
宁波儿说:虎爷您还能没存款?
卧虎说:大的存款哥哥我还真没有,别看我贩毒,都特娘给小鬼子打工,
宁波儿说:怪不得虎爷从来不抽好烟啊。
卧虎说: 宁波儿啊,你这可就不像话了,以为哥哥我抽不起吗?实话告诉你,哥哥就是抽着烟起的家,哥哥我这辈子除了对女人情有独钟,就是这几块钱的烟了。 
宁波儿说:哦 哈哈。 虎哥那屠龙会的人什么时候能和咱们见个面谈谈呢?
卧虎说:你等我消息 我尽快联系,你记住了这事情别把消息走出去,让小日本儿知道了,咱兄弟们都吃不了兜着走。
宁波儿说:行,虎爷你放心吧,我六宁波儿又不是傻子。


雷忠从神头村回来的路上看到凉粉摊子 
路过路边的凉粉摊子,   雷忠把车停在路边说,老板来一个凉粉儿。 
清清楚楚说的是一个凉粉,但是那个老板却放的是两个凉粉 
老板问,兄弟哪里人呀? 
雷忠说:城里的。 
老板说:哦, 你这车不错呀? 
雷忠说:一个穷苦老百姓的车,谈不上个不错。 
老板说:你姓啥呀? 
雷忠说:我姓雷。 
老板说:雷家府的人? 
雷忠说:嗯 
老板说:那雷峰是你啥? 
雷忠说:是我爷爷 
老板说:有钱人呀哥们儿。 
雷忠说:那都很久以前的事儿了,我爷爷有钱又不是我有钱,你咋知道我爷爷的? 
老板说:浑源城有谁不知道雷家府的人啊? 
雷忠说:哦,   老板吃完了 给你5块钱? 
老板说:雷大少爷,是您说错了?还是哥们儿我听错了?  您没看到 我刚刚可是给您切的两个呀? 
雷忠说:老板 我明明和你说的 我要一个凉粉呀。 
老板说:你没说 
雷忠说:可我身上今天刚好就一个凉粉的钱,那您说这可怎么办呢?  不然您先把这五块留下  我马上回去再给你送5块。 
老板说:哎吆喂,唐唐雷家府  雷大公子,说没有钱?您丢人不?  
雷忠说:老板  这都什么年代了,小孩儿的压岁钱都最低100了,五块钱 我还能骗的了你? 再说五块钱就算你今天请我吃个凉粉5块钱也不是个什么事儿吧? 
老板说:雷大公子啊,五块钱对您这种有钱人不算什么,可对我们穷苦老百姓这可是命啊 
雷忠说:兄弟 你要这么说,可就真没意思了,我说了 我回去拿 你不让,五块钱至于吗?再说刚刚我可是确确实实和你说了,我要一个凉粉,我自己都不知道你为什么放两个,   你是故意想黑我吧? 
老板说:我黑你? 
雷忠说:如果今天我身上有10块我真二话不说可以给你,  可我今天没带那么多钱。
战神手下拿起凳子要砸雷忠, 雷忠说:兄弟为了几块钱至于这样吗?
手下说:你特码敢欺负我 这就是下场?
雷忠拿出弹簧刀说:大哥 我看差不多行了,你可别逼我。
手下说:超你妈  上去就要砸,雷忠找机会躲开  捅了战神手下一刀。
战神说:超你妈有种啊。 
东关潘俊安从摊子后面走过来问手下小弟说: 有人吃凉粉不给钱? 我超你妈 都特娘见血了啊!  小子行啊
过来就要打雷忠,雷忠向后腿了几步说:我没说不给。 
潘俊安啪的一拳就打了上来。 
俊安说:人滚蛋  车留下。
雷忠说:你这不是抢吗? 
俊安说:我潘俊安 今天就是抢你了,吃粉儿不给钱 你还有礼了?咱俩到底是谁抢谁?钱不给 你还捅伤人,要你一个车算轻的了。
雷忠说:好   你行。 
俊安说:你小子说什么?  再说一遍?我没听清楚 
雷忠说:我不说了,   反正车你不能拿走,拿不是我的 我跟人借的。 
俊安说:我超你妈的, 和雷忠打起来了。 
雷找找机会赶紧骑车逃跑掉了。 
潘俊安手下说:大哥 他白吃了咱两个凉粉呢 
俊安说:你特娘都成这样了,还惦记你那两个凉粉儿呢?放心白吃不了,我待让他百倍偿还。 
手下说:哎吆疼死我了
战神说:行了,就特码腿上捅了这么一刀,连这都受不了,还混个屁啊。
战神让人让给他包扎好了。
手下说:战神哥刚才那个雷大公子拿的那把刀好像是李强经常玩儿的那个弹簧刀
战神说:没看出来呀!这小子还特娘是个社会人儿,看样子肯定是和李强 有点儿关系啊。
手下说:战神哥 最近浑源城里乱的很呢, 
战神说:说 
手下说:自从上次华北第一刀没参加那次比赛  就神秘失踪了,西顺街的李强   和南关卧虎,两个人联手铲平了西关街霸占了华北第一刀的产业。 
战神说:华北第一刀一失踪他俩就干霸占浑源城? 
手下说:是啊战神哥,浑源城各堂口老大都还没说话呢,他俩就敢动手,把您和其它几位大哥还放在眼里吗? 
战神说:好家伙,卧虎玩的是越来越开心了,看来我待去会会这个卧虎了。
手下说:战神哥,我怀疑华北第一刀根本就不是始终,是被他俩闹死了。
战神说:什么?
手下说:战神哥,闹不好  他们会有什么阴谋啊,咱们也待小心了。
战神说:好,我一定会查清楚的。





雷忠和卧虎坐在一起说:大哥神头水库我去过了,强子的尸体没有被人发行,一直在水底沉着呢?
卧虎说:你没事儿的时候 隔段日子就去那边儿看看,老子天天睡觉都不安生。
雷忠说:大哥 您就放心吧,扔他的时候我给里面都放了不少石头呢,肯定没事儿。
卧虎说:时间长了装他的袋子可能会腐蚀烂吧?绳子会腐蚀断吧?
雷忠说:这个 我到是不知道会不会烂掉。
卧虎说:那你就给我多长点儿心,有时间就去那边儿给我看看,发行情况立即给我处理掉。
雷忠说:好的 大哥 我知道了。
卧虎看到 战神来了,雷忠一回头,赶紧战了起来。

东关的潘俊安在虎子家
手下张亮说:战神哥那不是那个雷家府的落魄公子雷大少吗?
看到雷忠在和手下说:张亮你马上回去告诉阎训阳让他过来在卧虎家门口守者,动静不要闹大,让他一个人来带上枪。只要这个雷大公子离开卧虎家立马给我抓到柳河来,完事儿以后我在那里等着他。

张亮说:好的战神哥,那我用过来一起帮忙吗?
战神说:张亮你回去看着咱们的场子,这几天公安局的人闹的挺凶。
张亮说:明白了
战神说:快去。
虎子说:战神 你在那儿嘟囔什么呢? 说吧今天来是什么意思?   
雷忠站在卧虎身后 
战神潘俊安说:最近公安严打,我场子太多,待让手下回去看场子啊。
卧虎说:你潘俊安,这几年是手下越来越多,公安严打你也是正常的 
战神说:卧虎,你这话说的可有点儿过分了啊。 
卧虎说:我说的也是实话啊,我天天贩毒公安怎么从不找我呢?为人要低调, 你看你 天天左一个小妞儿又一个小倩,身后兄弟天天都是新面孔,它公安局不盯你盯谁?
战神说:行了,别扯啦,  你身后那小子是谁?
卧虎说:我手下,雷忠,怎么了?
战神说:虎爷  你手下这小子行呀。
卧虎说:战神说正事儿吧?你来找我到底是什么意思?
战神:卧虎   我今天来你家 就想问你,你有没有把我东关潘俊安放在眼里。 
卧虎说:这话是怎么说的,我卧虎再怎么混 哪敢得罪您战神哥啊? 
战神说:我现在问你 西关街是怎么回事?华北第一刀的失踪是不是和你有关? 
卧虎说:战神哥 这话可不敢乱说啊,我卧虎平平安安这么多年我是多么谨慎的一个人你不是不知道吧? 
战神说:我量你也不会干出这么冲动的事情。 
卧虎说:如果是我干的  那我不是明着得罪浑源各大帮派吗?我卧虎不会干这事情的。 
战神说:那你告诉我现在西关街的地盘为什么会在强子手里? 
卧虎说:强子一向不服华北第一刀,这事儿大伙儿都知道吧?   
土匪说:嗯 这个我知道 
雷忠说:战神哥,这还用问吗?肯定是强子干的,也就他有那胆子,况且现在西关的地盘都在他李强手里。 
战神说:滚尼玛一边儿去,这什么时候有你说话的点儿了?今天白天的事情 咱还没完呢啊
卧虎说:俊安,这是怎么说话呢?你来我这儿能不能和气点儿说话?你骂雷忠你是 不给我面子?还是咋地?
卧虎对雷忠说:你先到里边儿去,别打扰我和战神说话 行吗?
雷忠说:好的,对不起 大哥。雷忠向里面走去。
战神说:好 卧虎,是我的错,行吧?  那么我问你强子呢?怎么今天他还没到?
卧虎说:我给他打了七八个电话,那小子今天一直关机。 
战神说:虎爷  这事儿你待给兄弟们一个交代吧?  李强最近可是跟你混的最好,你要说华北第一刀的事儿和你没关系,鬼信呢? 
卧虎说:好 等强子开机以后 我让他过来, 完了咱们约个时间把这件事情说清楚。 
战神说:好  卧虎我只给你一天时间, 后天咱们西关见。你若不能给我一个满意的答复,我东关街兄弟可不答应你这事儿。 
卧虎说:可以 
战神起身说:好   到时候让强子出场,也别闹的弟兄们都不痛快,这事情我会通知其它街区的几个扛把子来,让他们评评理你卧虎这事情干的地道不地道。
卧虎说:可以 
战神说:记住了,浑源城 不是你卧虎的,也不是他李强的,  这个地界儿上,还有个人是我潘俊安。
战神转身走了。 

雷忠说:虎爷别生气,    
卧虎说:狗日的二郎神,竟然特娘的敢和我这样说话,华北第一刀就是老子让强子灭的,惹怒了老子你潘俊安我照样灭
雷忠说:大哥  你打算怎么办?
卧虎说:跟跟老子说话 那么得瑟    雷忠啊哥哥很生气啊。 
雷忠说:虎爷   你放心  只要你哪天说干他,我雷忠二话没的说,干。 
卧虎说:老子要的就是你这句话,刚才看他说话的样子,你们有过节?
雷忠说:大哥本来这是我自个儿的事情,也就没和你说,也怪我身上的钱不多。
卧虎说:怎么回事儿说说吧?
雷忠说:今天我去神头水库看完李强的事情回来的时候本来打算吃个凉粉,我明明要的就是一个凉粉,那知道他那些个手下给我切了两个,我还在想呢,难道一个凉粉就是两个?
卧虎说:还有呢?
雷忠说:完了结账的时候我才知道,人家那是故意切的两个,跟我要的就是两个的钱,我身上当时就5块,我说我回去再给你取,人家都不行。
卧虎说:嗯  你说
雷忠说:大哥你说是吧,一个凉粉你就算请我了,也不就五块钱吗?是吧?至于动手打人吗?
卧虎说:他们动手打你了?
雷忠说:就他那手下先动的手,完了那个战神过来了,没说两句话就打开了,他手下那胳膊我是为了自保割破的。
卧虎说:都动刀了?
雷忠说:大哥 当时的情况不动刀真不行了,人家又是砸又是砖头 石头的,我当时脑不好都待见血,我也是没办法。
卧虎说:行 这事情 我知道了,委屈你了。 这事情我帮你摆平。
雷忠说:谢大哥。
卧虎说:行了,回家吧。


中村和大佐再次见面了
中村说:大佐战神潘俊安和雷大公子结下了仇怨,很有可能会干掉他。
大佐说:怎么回事?
中村说:说来也有趣,是为了五块钱的一个凉粉
大佐说:纳尼?
中村说:没错,是五块钱的凉粉,今天白天的时候就已经打过一场了,雷大公子还割伤了阎训阳的手臂?
大佐说:这个雷大公子果然是个有血腥的人,从前是我走眼了,这就更加让我相信他就是那个传说中的黑煞了。
中村说:如果不出意外,今晚战神必然能擒获到他,我们需要做什么呢?
大佐说:如果雷大公子被灭掉这样最好,借到杀人我最喜欢, 即便他不是黑煞,死了就死了,宁可错杀也不能放错,我们只管等待结果。
中村说:大佐刚刚战神去见过卧虎,他会不会已经知道浑源城有我们的存在?
大佐说:战神只不过是一个没脑子的莽夫,我们不是轻而易举的利用他废了陈浩南了吗?  如果不是怕得罪土匪,现在的浑源城早已天下大乱了。蛐蛐一个战神,如果他愿意投靠我们大日本帝国,我会重要他,如果他不合作,就只有死路一条,再说他的身边不是还有你这位精英吗?
中村说:土匪这个老家伙,老奸巨滑,他一定知道浑源城在卧虎 和堂主的背后有我们的存在,  我们要不要把这个老不死的给灭了?
大佐说:不, 这毕竟是中国,我们要懂得摆布棋子,何况土匪也只是猜测 他并不知道我们到底是什么人,他知道自己热不起我们,所以才退到幕后。
中村说:好的 大佐我明白了,
大佐说:你留在战神身边密切关注他的一举一动。如果今晚雷大公子不死的话,我们再想我们的计划,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个黑煞现在已经在我们的棋局中了
中村说:黑
大佐说:你去吧。


 雷忠出门后就被战神手下控制了。 
战神手下说:还认识我吗?雷大公子 
雷忠说:你还想怎么样?就为那两个凉粉你至于这样一而再 再而三的和我过不去吗?
手下说:两个凉粉?现在可不是两个凉粉的事儿了,走吧雷大少爷,要不老子立马捅死你。 
雷忠被抓到了柳河
 

战神说:说吧卧虎和强子 刘宁波儿最近走的那么近到底在搞什么? 
雷忠说:战神哥 今天是兄弟有眼不识泰山,我真不知道您就是潘俊安
阎讯阳说:潘俊安也是你叫的?
雷忠说:战神哥,是不是只要我都告诉你了 你就能放我一马。

战神说:我只知道你要是不说,你今天死的会很惨。还有华北第一刀是不是已经死了?是不是卧虎李强他们几个干的? 
雷忠说:大哥  大哥别打,  我说  我说,最近虎爷和李强  刘宁波儿他们两个人走的很近,应该是和毒品有关的,看样子应该毒品数量较多,卧虎一个人干不了,需要浑源城更多人帮忙才行。
战神说:你说很多毒品?
雷忠说:是的  应该是很多,不然虎爷不会联系那么多人。
战神说:毒品都在哪里?
雷忠说:大哥 这个不是兄弟我不想说,你想那么重要的东西 虎爷怎么可能随便让人走来走去的去了解情况呢? 
战神说:继续打
雷忠说:两位大哥  我求你们了,别打我了,我知道的都说了。别打了。
战神说:我不打你  你说吗?  
雷忠说:我就一个小混混儿
战神说:打   最不喜欢有人拒绝我
雷忠说:只要你放了我,我安全离开以后,我打电话给你有多少货 我告诉你多少,我可以亲自带你去找。 

战神说:高智商啊,把人按住,既然你不想说 那一定是太上火了,火大了可不好啊,会牙疼,不然口腔溃疡也不好啊,牙一碰就会疼的,这可怎么办呢? 兄弟牙太硬啊,这样吧我给你降降火  你看怎么样呢? 
雷忠说:你什么意思?
战神说:别激动   别激动,来 先好好凉快凉快,你看冰块儿我都给你准备好了。
战神用力把一把把的冰块放在雷忠的嘴里,然后拿起锤子。
雷忠说:求你了   求你了    帮的一锤子下去了。
战神说: 兄弟 不要害怕 我只想帮帮你,你看 我给你解释下,一般牙疼呢,都是嚼牙疼,我先帮你把嚼牙打掉,这样呢 口腔溃疡的时候就不会疼了,也不会牙疼了多好啊
又是一锤子、
战神说:雷大公子 那种刺激的感觉是不是超级舒服啊?想好了吗?  可不可以告诉我啊?
雷忠说:我说   我说   雷忠拿起缸子直接就是一缸子砸在卧虎头上,打了卧虎手下跑了
手下拿起枪连开数枪没有打到,战神说,你特码傻呀,你不知道下面都是老百姓在跳舞?你开枪 你就怕别人不知道是我潘俊安?
手下说:大哥人跑了怎么办? 
战神说:必须杀了他,他受伤跑不了多远,快给我追。 
雷忠躲了起来



雷忠回到铺子,正在洗脸,有人敲门
雷忠很害怕的样子:悄悄的偷看,原来是浩南。
雷忠说:你要来怎么也不先打个招呼?
浩南说:我什么时候来你这里还打过招呼?你怎么了?
雷忠说:刚刚东关的战神想杀我。
浩南说,什么? 
雷忠说:啊南不在这里,我刚逃回来。
浩南说:在哪里?你告诉我,我现在去见他。
雷忠说:刚刚是在柳河那里,现在肯定不在了。
浩南说:这个王八蛋,他们为什么抓你?不会是我的事情连累到你了吧?
雷忠说:和你那事儿没关系,是因为五块钱的事儿,我得罪了东关的潘俊安,今天白天就打了一场我跑了,晚上在卧虎那里没想到见面了,他想要我的命,你说我该怎么办?
浩南说:我本来想好好的活着,他非不让我活,既然这样,以后有事情你打招呼我帮你,大不了咱兄弟一起上。
雷忠说:他们手里有枪,我们根本不是对手,再加上战神力大无比,我们想和他干简直就是自寻死路。
雷忠吐着嘴里的血,我现在真的知道了,黑道的人太残暴了,今后的路太难走了。
浩南说:雷哥 我和你说过,无论什么事情我啊南第一个出来挺你,我啊南从一个怕事儿的书生变成今天这个样子,你告诉我 我现在怕谁?雷哥怎么?  你怕了?
雷忠说:我和你说了,他们有枪,如果我现在死了,之前的所有努力都白费了,为了得到卧虎的信任我和他一起杀了李强,我长这么大第一次杀人,你知道我每天是怎么活过来的吗?
浩南说:你可是让浑源城整个黑帮闻风伤蛋的黑煞,在枪口下就那么丢你黑煞的人?你是不是怕了?
雷忠说:我不是害怕,这么长时间咱们走到今天太难了,我为了浑源百姓能够过上安家乐业的好日子,我连累你变成今天这样,还有害死了小李,牵连了崔飞,只有我们能活下来,我们才能够将他们铲除掉。不就是下跪吗?不就是被打了几下吗?只要我活着总有一天他们会受到法律的制裁。

浩南说:雷哥我发誓,我一定要扬眉吐气,兄弟我啊南一定替你讨回今天的面子。
雷忠说:是我亲手把小李丢到神头水库的,每天都有人监视着我,我没有办法,我只能任由小李的尸体在那里泡着。
浩南说:什么?小李的尸体一直在水库泡着?你为什么不早说?
雷忠说:我对不起小李的家人,对不起身边的朋友兄弟,我不能说,啊南对不起。
浩南说:行了 雷哥  你不用自责,人死不能复生,现在整个浑源被狗日的小日本控制,黑帮当道 ,我们已经尽力帮过他很多了,我们接下来该做的就是为死去的和受伤的那些人去报仇,你需要振作起来。
雷忠说:那天卧虎在我伤口上踢了一脚,我伤口破裂流出很多的血,他肯定是怀疑上我是黑煞了,所以才把我留在身边,所以总有人跟踪我。
浩南说:他现在还是不信任你?
雷忠说:杀了李强以后 卧虎现在对我很信任,   西关  和西顺的地盘他说都会交给我,只是现在还没有在江湖上正式宣布。

浩南说:好,雷哥只要你当上两区老大,我们就把浑源黑道闹个天翻地覆,我陈浩南以自己的生命对天发誓,我和山鸡一定保你坐上两区老大的位置,如果你雷哥出事,我啊南把刀就死
雷忠说:只要我有实力和机会,一定帮你报战神段指之仇,
浩南说:雷哥 咱兄弟这种客套的话你不用说,咱们兄弟都在心里,小李的事情由我来处理,卧虎他不会盯着我。
雷忠说:啊南,小李这件事情我也只能依靠你了,对了你尽快帮我问问有实力可以买我房子的人
浩南说:雷哥你这是什么意思?
雷忠说:尽快卖,我是为了全县老百姓,我必须得到这一笔钱,如果没有这一笔钱 我没有能力去击垮卧虎 和刘宁波。
浩南说:你想怎么干?
雷忠说:我知道卧虎最近要走一批毒品,一定是小鬼子想用毒品来控制咱们浑源老百姓,我想把这批毒品给劫了。
浩南说:雷哥  没问题,这事儿我啊南干了。
雷忠说:你身份浑源城所有手机店都你家开的,你认识的有钱人多,路子也多,我打算就用卖房子的这笔钱引他上钩,然后黑吃黑。
浩南说:那他如何相信你,然后你怎么摆脱嫌疑?
雷忠说:我会用生命去博得刘宁波和卧虎对我的信任,至于如何摆脱他们的怀疑,这个我们谁都没有肯定的答案,总之我一定会尽力的,这批毒品绝对不能让他落入浑源百姓的手里。


浩南打电话通知了山鸡:山鸡 你快出来 跟我一起去办件事情
山鸡说:南哥大晚上的什么事情?
我的一个好兄弟 小李被丢在神头水库泡了好几天了, 今晚你跟我把他捞出来。
山鸡说:神头水库那么大  咱们到哪儿去找?
浩南说:没事 刚刚来哥把具体位置的图片发给我了,咱们快去吧。
山鸡说:好的 


责任编辑:皇宫影视制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