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 关注 后宫 娱乐 摩托 房产 图片 视频 成都

剧本

旗下栏目: 动态 预告 剧本 韩美

浑源七杀第11集 雷忠被任阳用枪打伤

来源:未知 作者:皇宫影视制片网 人气: 发布时间:2008-10-03
摘要:浑源七杀
第二天  卧虎来到田中大佐店里,卧虎看到今天里面还有个女人,
大佐说:虎桑 刚好给你介绍一下,他是裤衩儿街的堂主
堂主说:幸会
卧虎笑眯眯的看着貌美如花的堂主说:真没想到啊 原来叱咤风云的堂主竟然是个女的?怪不得从来没有和我们这些人打过交道呢。
堂主笑着说:从虎爷的表情可以看的出来,看样子 卧虎是很喜欢花姑娘哦。
卧虎说:从表情就能看的出来?还真是,我对堂主您一目倾心,老感觉好像再哪里见过似的?
堂主说:是吗?
大佐说:虎桑 有什么事情 请讲。
卧虎说:大佐 李强失踪了,听百姓们都说李强被黑煞所杀。 
大佐说:什么? 八格牙路。货呢? 
堂主在一旁笑着说:没有本事的人死一个少一个,好事儿。
卧虎说:大佐请放心,李强手里只有一小部分货,现在都已经找到,没有任何损失。 
大佐说:那就好。 
卧虎说:因为华北第一刀的地盘,明天  东南土匪   东关潘俊安要和我摊牌。 
大佐说:看来情况很不妙啊。 
堂主说:你们这些臭男人啊,一天除了地盘儿就是地盘儿,一个个搞的都跟英雄好汉似的,其实各个儿都一样看到我们女人路都走不动了。
大佐说:你又有什么好办法呢?
堂主说:我一向懒得和他们这些社会上的人渣打交道,不过我为了你可以出面会会这帮所谓的老大。
卧虎说:大佐不要担忧,其实我们的进步还是很大的,目前西关  西顺两大堂口完全在我的控制之中,南顺刘宁波也完全愿意跟我合作。 
大佐说:好,那你尽快收复掉  东南土匪 和东关的潘俊安,有了他们的势力,再加上堂主的帮忙整个浑源城就是我们大日本帝国的了。
卧虎说:黑。 
大佐说:那现在 西关街  和西顺街 你交给了谁管理。 
卧虎说:大佐我想向您推荐一个人,是我的手下雷忠
大佐说:此人可靠吗? 
卧虎说:值得信任,此人救过我的命,而且他是雷家府的人。
堂主说:不会和卧虎先生一样看到花姑娘就走不动路吧?
卧虎说:堂主您这话说的,怎么可能?我卧虎也是一个很痴情的男子。
堂主说:是吗?
大佐说:虎桑 不要太信任每一个人  你的知道吗? 
卧虎说:大佐我自有分寸。 
大佐说:上一批货 你卖的怎么样了? 
卧虎说:大佐请放心  一定按期交钱给你。 
大佐说:好的 我等待你给我的数字。 
卧虎说:黑黑 黑 
卧虎走后
堂主说:田中君 明天的聚会 只要有我裤衩儿街堂主出场,我相信他们各大帮派大佬,都不会站在我们对立面的?
大佐说:你的 就这么有自信?
我堂主从来不轻易和人交谈, 我和他们见面是看的起他们。
大佐笑着说:堂主那可就拜托你了?
堂主说:各大帮派聚集在一起,这正是我们收拢他们最佳的时机,只要有钱挣,没有人会抵挡的了这样的诱惑。
两个人哈哈大笑。



雷忠说:大哥怎么样?
卧虎说:强子的事情我已经嫁祸到黑煞身上了
雷忠说:那我的事儿呢?
卧虎说:我已经跟大佐打过招呼了。
雷忠说谢虎爷。
卧虎说:多大点儿事儿。
雷忠说:大哥你今天怎么这么开心啊?
卧虎说:老子终于知道裤衩儿街的堂主是谁了。
雷忠说:是谁啊?
卧虎说:是个花姑娘哈哈,  腰系要洗的,那个身段儿   那个身材啊, 那个屁股,那个奶   哇,最重要的是那个腰啊好销魂啊。
雷忠说:大哥至于吗?
卧虎说:哥的人生终于有追求了。
雷忠说:虎爷加油,她肯定是你的 跑不了。
卧虎说:哥就喜欢背后有人支持,你小子将来肯定有前途,大哥我没看错人啊。
雷忠说:虎爷  明天的事情你打算怎么办? 

卧虎: 想从我卧虎手里把地盘抢走,他们想都别想。 
雷忠说:虎爷您有什么想法呢? 
卧虎说:你放心吧,地盘是你的 没人动的了, 明天还有位小娘子会同我一起出场的,到时候就在各帮老大面前宣布你正式成为  西顺  西关两区老大,我跟你说目前整个浑源城可没有谁有这能耐哦
雷忠说:多谢大哥帮忙。
卧虎说:只要你小子别跟李强似的就行。
雷忠说:大哥  兄弟绝对不做对不起大哥的事情。   大哥我跟你说个事情,昨晚我一出门就被潘俊安待走了。
卧虎说:他把你怎么样了?
雷忠说:没什么大事,昨晚我跑了,要不他们会杀了我,他们想知道华北第一刀的事情  我说是李强干的。
卧虎说  哦
雷忠说:他们知道你和 李强  刘宁波常来往,知道你们肯定是有很大的计划,他们问我毒品在哪里,我没说。
卧虎说:好一个潘俊安。
雷忠说:大哥他们打算在哪里谈判。 
卧虎说:就在西关街地点你去安排 
雷忠说:好的  大哥,咱们用不用准备一下? 
卧虎说:不用
雷忠说:大哥 潘俊安的事情 怎么处理?
卧虎说:我待想想,你先去安排明天谈判的地方。
雷忠说:好的 大哥。

-------------------------------------------------------------------------------
雷忠在家洗洗头换了衣服说:卧虎看样子是不会帮我出面了,我待去找找刘宁波。

雷忠说:波哥我知道你一直挺看重我雷忠,我有个事情需要您给出面帮忙
刘宁波说:你说

雷忠说:昨天晚上 我被二郎神给抓走打了一动,问你和虎爷的货在哪里我没说,看样子战神不拿到你们的货不会罢休。
刘宁波儿说:二狼神这么狂?你虎哥什么意思?

雷忠说:虎哥 就那样顾全大局,我看他不会和二郎神翻脸。
刘宁波儿说:虎爷现在那么看重你雷忠二狼神他都敢动手?

雷忠说:他潘俊安的势力大呀。
六宁波儿说:我从来就没把他放在眼里,总有那么一天你波哥待让他见识见识我的厉害。

雷忠说:波哥 我看你还是算了吧,虎爷都不动的人  你动他不是连虎爷一起得罪了?
六宁波说:好久看在你大哥虎爷的面子上,我现在不动他,我跟你说你波哥我在浑源城就没惧过谁,就算给他一个坦克,你波哥我都没把他放在眼里。
雷忠说:不过波哥那人我觉得你还是待防范着点儿,反正那小子跟我是过不去。
六宁波说:没事儿,波哥跟你说,下次有麻烦找波哥,虎哥不帮你波哥帮,不就是二郎神吗?
雷忠说:哦 ,波哥 我知道了。
宁波说:行,那就回去吧。



雷忠回到铺子以后    立马进来一个女人是堂主
雷忠说:姑娘你需要什么呢?
堂主说:我什么都不需要,我只需要你
雷忠心想这女的不会是神经病吧?
雷忠说:姑娘你是想买唱片吗?
堂主说:不是,我是想买你
雷忠说:姑娘,我不认识你啊,你肯定认错人了,你电话呢?我帮你联系家人,大晚上的赶紧回家吧,一个人在外面挺危险的。
堂主说:雷忠
雷忠说:你怎么知道我名字的?
堂主说:你不记得我了吗?
雷忠说:我还真有点儿想不起来了。
堂主说:前几天在街上,你为了救我被打的满身是血
雷忠说:哦, 哦  哦 ,原来是你啊
堂主说:可不就是我吗?可你就是想不起来我呀
雷忠说:哦 让你刚开始那玩笑开的,给我吓了一跳。
堂主说:哈哈,我可不是开玩笑哦。
雷忠说:姑娘 你真误会了,我救你不是因为我看对你了。
堂主说:你觉得我哪里很不好吗?
雷忠说:姑娘真不是这个意思,你哪儿都挺好的。
堂主说:那你是什么意思呢?
雷忠说:这位姑娘,我跟你说,我是有太太的人了,而且我太太跟我很好的。
堂主说:我只告诉你三点,第一我很爱你,  第二我很有钱。第三我很有权。
雷忠说:姑娘真的谢谢你的爱,真的非常感谢。
堂主说:走吧雷忠 给我个报答你救命之恩的机会
雷忠说:这么晚了,去哪儿呀?
堂主说:给我个机会请你吃顿饭,酒店随你调
雷忠说:我晚饭吃的趁的都快走不动路了,咱们改天,改天我一定给你这个机会好吧?
堂主说:可以,那今天咱就算正式认识了。
雷忠说:好好好。
堂主说:行 那今天先就这样,我走了
雷忠说:哦  好的 好的,姑娘你慢走啊。
雷忠回来以后说:我的个妈呀,吓死我了,至于吗?天哪。真是太可怕了。



小静对堂主说:堂主最近雷忠发生了一些事情
堂主说:你讲
小静说:最近他加入了卧虎帮派成为了卧虎手下、
堂主说:什么?
小静说:是的 没有搞错,他确实成为了卧虎的手下,而且最近得罪了东关战神潘俊安,两次差点死在潘俊安手里。
堂主说:原来真的是他?
小静说:怎么您听说过?
堂主说:我听卧虎提起过他的名字,但我实在没办法把他和卧虎联系到一起啊
小静说:事情就是从救咱们那天开始的,之后雷忠成了卧虎的人。
堂主说:难道是卧虎逼迫他的?
小静说:这就不知道了,还有个事情,最近社会上有人传雷忠要卖掉自己名下的那个房子,您看 您想怎么办呢?
堂主说:既然这样那也挺好,他也不要瞧不起我们社会人儿,大家都一样,我会帮他爬的更高,让他成为帮会老大,并帮他解决经济上的困难。
小静说:那我需要怎么做您吩咐
堂主说:你去和雷忠把房子买下来, 东西不用搬走,该给多少钱都给他。
小静说:好的
----------------------------------------------------------------------------------------------------------------------------------
雷忠在柳河那里给小王打电话,说小王给借点儿钱 我明天又有一个难关要过呢, 待三千,两个星期后我还你 你看行不? 真的求求你啦。
战神带领手下在柳河玩儿呢?大老远看到雷忠,他跟手下说:走过那儿去看看
哎吆?这不是雷大公子吗?怎么?又没钱了?
手下小弟说:大哥,他就是雷家府那个落魄公子雷大少吧?
战神说:没错儿,就是他,还欠训阳5块钱呢。
手下说:什么?5块钱?
手下说:雷大公子不是吧?5块钱
雷忠很不耐烦的想离开, 
战神说:雷大少别走啊,没钱好说呀,哥哥我借你一块?
雷忠说:兄弟们 我真的挺难的,我不想和你们谈这些,咱们散了吧,各位咱都是江湖上混的兄弟,没必要这样说话。
战神说:哎吆,就您也江湖上的兄弟呢?  您这堂堂大公子,吃的了这苦吗?还是回叫找个小丫头斥候着不是更舒服?
雷忠要走, 阎巡阳说:给我拦住今天谁放他跑了,老子今天灭了谁。
雷忠说:求你们了,算了。
战神说:这哪儿行啊,来再当这所有人的面儿 给哥磕几个头
雷忠说:兄弟别总这么过分。
战神说:怎么?非待老子每天把枪放你头上才老实?
雷忠说:大哥 别这样,咱都好好说话,大家天天乡里乡亲的。
战神对手下说:拿枪来。
手下说:大哥,您没说办事儿,兄弟们也都没带家伙呀。
战神说:滚。
手下跑了回去拿刀了。
战神对雷忠说:是不是觉得不用怕我了?
雷忠说:我哪干啊。
战神说:给我打。
雷忠和阎训阳手下正在打斗中
战神手下拿着刀过来了,阳哥刀,  
战神:走过去一刀劈在了雷忠胳膊上。
战神说:这是老子还你的,看在卧虎的面子上,老子给你留一命。
战神对手下说:走。



白天戏
浩南打来电话说:雷忠 好消息,房子有人要买,说给你300万除私人物品其它东西全部留下。
雷忠说:是什么人啊,这么痛快。
浩南说:只要买你的房,你管人家是什么人呢?
雷忠说好,事不宜迟 马上约她来交易吧。
浩南说:好的

小静来到了雷忠的铺子两个人签署了合同,
小静说:这张卡300你的了。
雷忠说:谢谢,这是房本儿 你的了,
小静走后
雷忠说:终于把这件最重要的事情解决了。

雷忠正在打算收拾东西离开呢!
堂主来到雷忠的铺子,雷忠说:这位姑娘你又来了?
堂主说:怎么不欢迎我吗?
雷忠说:怎么会呢。只是这家店铺已经不再是我的了,我已经把他卖掉了,正要收拾下自己的东西离开呢。
堂主说:我这个人心里藏不住事儿,我喜欢直接聊天儿。
雷忠说:姑娘有什么话 你尽管说。
堂主说:好     这张卡里有两个亿,前提是你要和你妻子离婚 和我生活在一起,我再说一遍:第一我很爱你,第二我很有钱,第三我很有权。
雷忠说:两个亿放在任何人的面前,我想都不会有人拒绝如此的诱惑,又有美人,又有权,还能拥有比这两个亿更多的财富。
堂主说:我知道你是雷家府的人,知道你家欠很多钱,所有房子都被抵押了,只有这一套是你名下个人财产
雷忠说:是的,你说的都是事实。
堂主说:所以你应该收下这两个亿。
雷忠说:对不起,我想说很遗憾,姑娘你对我的爱,我很感激,甚至觉得就是下下辈子永远永远 我无法还清你此时此刻对我的爱。
堂主说:既然你知道 那就接受我的这份情谊。谢谢
雷忠说:可是我已经有妻子了

堂主说:你雷忠开设有自己的美女网站,你手下的绝色佳人成千上万,浑源城所有最漂亮的姑娘都曾是你最好的朋友,但你都没有选择她们。
雷忠说:是的 没错儿。
堂主说:我还知道,你最爱说的一句话就是:人家哪儿有真情在,只要是妞儿我都爱。
雷忠说:是的这都是事实,我很感谢你对我的情谊,可是我有妻子。没错儿天下美女千千万,我每个都爱,我爱全宇宙的所有美女,
堂主说:我完全可以满足你的所有心愿,我想你还不知道我是谁
雷忠说:姑娘的身份不用问就知道一定是哪家千金大小姐。
堂主说:我是堂主,裤衩儿街所有放店都是我的,那里美女如云,你天天换着睡也可以左拥右抱,我都不会建议,这要比你网上那些看的到摸不着的要现实吧?我也同意你娶他们做小,我圆你那个后宫三千万佳丽的梦想。
雷忠说:我很吃惊,但是就算是天下美女都要跟我,我不会娶任何一个,因为我已经结婚了,我虽然爱全宇宙的女人,但是我只会对一个女人负责,那就是我的妻子。
堂主说:这都什么年代了,有了妻子你可以厉害啊,不离婚也可以搬到裤衩儿街去住呀,然后可以再给你妻子买楼房 买豪车,随便她怎么花都可以。
雷忠说:堂主,你听我说:我妻子从小父母离异,是姥姥姥爷养大的,从小虽然十分幸福,但确实很可怜,本想能够嫁入豪门过上幸福的好日子,不再让老人家担心,可我家里又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你都知道,即便是这样,她依然还是我的妻子没有远走他乡,没有和我离婚。一个这么苦命的女子,一个这么善良的妻子,你让我如何狠心去丢下她?
堂主说:雷忠,你太幼稚了,太感情用事了,我告诉你他爱的不是你的人,而是你的钱,你家有钱他爱你,你没钱她现在人在哪里?
雷忠说:我一直很坚定的相信她深爱着我,全世界那么多有钱有车的人,我有什么? 就是家境好的时候,我也一无所有,她为什么不喜欢别人的钱,只喜欢我家的钱?而且我根本没有工作也挣不到一分钱,她难道傻吗? 你告诉我这不是爱,这是什么?
堂主说:雷忠 只要你愿意和我生活在一起,我整个裤衩儿街 都交给你,就连我堂主的位置,我都可以不要。
雷忠说:堂主你很好,如果我没有结婚的话,我一定会选择和你在一起,因为你特别的优秀,但是我是一个已婚的男人,我的妻子就是我的家,我们在一起已经五年了,她把一生中花儿一样的岁月都给了我,是的没错儿离婚后她也一样可以找到更好的,但是我会带给她怎样的伤害呢?她的男人为了得到金钱抛弃了她,她的一生呢?该有多痛苦,她那么努力的坚持到现在不离不弃,而我怎么能对不起她呢?
堂主说:雷忠 这是你父亲留给你的唯一财产了, 是我买了它,只要你答应我这一切都不会改变,而且以后你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
雷忠拿起自己的一些东西说:堂主 谢谢你的爱,我不能辜负我的妻子,后会有期。



雷忠说:崔飞这几天伤势好的怎么样了?有没有去看看?
浩南说:还能咋样,你被打成那样你试试。你怎么没去看看他?
雷忠说:我是真不敢去他家,我怕他父母把这事儿怪到我头上,以为崔飞跟我玩 出了什么事儿呢。
浩南说:你说吧,叫我过来到底啥事情?
雷忠拿出一袋子钱,说:浩南这里5万块钱,你替我拿给他家里。
浩南说:雷忠哥,这么多钱,我哪儿敢收呢,我要拿了你的钱,别说崔飞了,就是他爹娘 人家也不可能要要。
雷忠说:我要亲自给的话,肯定死活都不要,我是怕为了这点儿钱,激动的让伤势严重了,我要硬放你家里,他能追我到香港澳门。
浩南说:所以啊,你给我还不是一样,他能不让我进家门, 我真不敢,我真怕万一他一激动出点儿啥事情,我这辈子都心里不安啊
雷忠说:我是这样想的,钱你拿着,他现在重伤也不能工作,家里的开销都是靠他,现在家里肯定特别困难。

雷忠说:行了 你听我的这其中三万是这些年我跟他借的钱,剩下的两万就是我给他家的了,这两万不用还
浩南说:哦   那  那三万我能收下,不过你还是待和他打个招呼。 那两万就别了。  雷哥这都三万了
雷忠说:那好吧。  那我给他发个微信吧,他说话也不方便的。
雷忠说:崔飞,你现在重伤不能工作了,家里正是最困难的时候,我现在手里一共有7万块钱,我欠你三万,我现在把这3万块钱就拿给你妹妹了,你好好照顾自己,我不方便常去看你,好好保重。  等我哪天困难了再找你借钱。
雷忠说:好啦,说完了, 现在可以放心拿了吧?
浩南说:好吧,哈哈
雷忠说:行了,没事儿了,大晚上的别乱跑了,赶紧拿着钱去吧,别被人抢了。
浩南说:算了,还是别拿袋子了,不然人还真以为装了值钱的东西呢,我还是装口袋里吧
雷忠说:行,那去吧,有事儿随时联系


白天戏份
雷忠 卧虎   刘宁波   土匪都在张三凉粉店   这时候 土匪哥进来了,土匪说:兄弟们都来了?怎么不见战神潘俊安呢?
潘俊安 带领手下阎训阳出场了,土匪哥这么想念我?
土匪说:没你战神在这儿,我怕辟不了邪啊
俊安说:该到的我看都到了,卧虎你说吧:最近发生这么多事儿是不是都和你有关系?
卧虎说:俊安兄弟啊,话可不好乱说啊,我卧虎干什么了?
俊安说:我现在问你 华北第一刀神秘消失 是不是和你有关系?
土匪说:强子呢?怎么躲起来不敢见人了?
卧虎说:两位老大,华北第一刀的事情我现在表个态,和我卧虎没有半毛钱的关系
俊安说:那李强呢?这事儿和李强脱不了关系吧?   你和李强的关系弟兄们都知道,该不会把强子也一起灭口了吧?
卧虎说:强子也是一方老大,他的事情 我南关关不着,他也不可能由我摆布。
刘宁波儿说:二郎神啊,你狗日的 也特码配合虎爷这样说话?你算个球啊? 
战神说:我特娘的就是个球,老子浑身上下无处不远,想滚哪儿就滚哪儿,不服?
刘宁波儿说:超,老子就是不服,怎么来 试一试?
土匪说:行了   大家都在浑源城混,低头不见抬头见,别伤和气。
堂主来了,堂主说:各位老大这火气不小啊?
潘俊安说:小娘子长的不错啊?
卧虎说:战神啊,我看你是活的不耐烦了,你知道她是谁 就敢这样说话?
潘俊安说:知道啊,小娘子啊,  花姑娘的干活。
卧虎说:把你耳朵竖起来听好了,她就是裤衩儿街叱咤风云的人物堂主
俊安说:原来裤衩儿街老大是个娘们儿啊。
堂主说:众位江湖大佬,我可以坐下吗?
卧虎说: 堂主请坐 请坐  哈哈
卧虎依然色眯眯的看着堂主。
堂主说:看样子各位老大聊了很长时间也没说出个事儿来,我堂主轻易不会说话,今天我来这里,有事情想向你们宣布一下。
土匪哥说:裤衩儿街的堂主,你的威名我们几个都知道,你有什么话尽管说。
堂主说:好,首先我想说 西顺街老大李强跑路,西顺的扛把子从今天开始要改名换性,西关街华北第一刀神秘失踪也需要有人出来接管。
俊安说:我要的就是这个意思。
刘宁波儿说:哼, 又没说分给你,你激动个屁啊
俊安说:刘宁波儿,我超你妈,你特娘的三番两次的找老子麻烦,老子特码的早想修理你狗日的了。
刘宁波儿说:好呀,不行打一打?谁胜了这两个地盘儿归谁。
土匪说:行了,别特娘的吵了,现在是大家在谈事儿,不是你俩说谁就是谁的。
刘宁波儿说:好啊,那你说怎么分?
土匪说:堂主刚刚都已经说了,要推新人上位,你们都是老江湖了,该让新人出场了吧?
刘宁波儿说:这不行, 我不答应。
俊安说:我也不答应。
土匪说:那好, 堂主还是你说吧?这事儿怎么处理?
堂主说:我知道各位在乎的不就是钱吗?  好  我现在讲下我今天来的第二个目的,我保证你们大家都发财。
潘俊安说:那你说。
堂主说:卧虎手里有一批冰毒的二等货在浑源城已经有了很大的反应。
土匪说:我听说过了,那你的意思是?
堂主说:马上我们还会有一批A货 它的纯度要比卧虎手里那批的毒性更加强,我需要你们各大帮派一起行动发货。我对你们各位很公平,挣到的钱我不多要,咱们都五五分。
刘宁波儿说:好事儿啊,我干。
潘俊安说:我也干
土匪说:也算我一个。
卧虎说:既然各位老大都同意跟我们干了,那我就说句话:我推荐 我手下雷忠接任西关  西顺,你们看这事儿能行吗?
堂主说:卧虎的意思,也是我的想法,雷忠不错我认为可以胜任两大帮派老大。
刘宁波儿说:雷忠这小子 一直很中意,我赞同。
俊安说:我不赞同,你们都是一家的。
刘宁波说:二郎神,你的意思是  你不想和我们一起发财是吧?
俊安说:我可没这样说。
堂主说:行如果你想和我们一起干的话,那么这个事情就这样订了,从今天开始雷忠成为两区老大。
俊安说:那既然两区老大都要上位了,是不是该让弟兄们见识见识 老大的拳脚功夫呢?不然不能服众啊。
土匪说:俊安这样有点儿不太好吧?
俊安说:土匪  怎么就不好了呢?你说推荐新人是吧?天大的面子啊  我潘俊安给了,为了挣钱行我答应你们,两区老大啊,西关  西顺  都成他的了,怎么不敢打是吧?
刘宁波说:超尼玛了个逼的,打就打整的跟谁怕了你似的,就你最小心眼儿,整的像抢了你家东西似的。你特娘的激动个屁呀。超 
土匪说:宁波儿都好好说话。
宁波儿说:我特娘的 和他就没好话,走了。
土匪说:既然大家同意雷忠接任两区老大,那么新区老大面子我们是必须要给的,战神潘俊安和雷忠决斗不公开进行。你们几位觉得我这个提议怎么样》?
堂主说:土匪哥的提议很好,我赞同
卧虎说:行,我通知雷忠。
 堂主说:好吧,那今天咱们就谈到这里,货到以后我会立刻通知大家。


下场戏
阎训阳说:战神哥又是那个雷大公子。
俊安说:这小子真特娘的是我的克星啊。
阎训阳说:称明天的打拳弄死那小子,各大帮派也没话说。
俊安说:两次了那兔崽子从咱们手里跑了,这次我要让他活活死在我面前。
阎训阳说:还有那个六宁波儿,特娘的处处和咱们作对。
俊安说:早就看他最不顺眼,灭他也是迟早一天的事情,明天看情况吧,毕竟那货不是一般混子。
训阳说:也不知道这堂主 卧虎他们背后到底是什么大人物?
俊安说:堂主这个人,在浑源城一直是个迷,他的传奇故事很多,但我确实没有听过说他是个女的
训阳说:大哥你怀疑那个堂主是假的?
俊安说:不可能,是真的。但是我想堂主应该只是一个称号,谁接任那个位置,谁就是堂主。
训阳说:大哥那谁接任不谁接任,咱就别管了。
俊安说:是啊,那和咱们没什么关系,咱只管挣钱就对了,训阳啊
巡阳说:大哥怎么了?
俊安说:华北第一刀的下落你查的怎么样了?
巡洋说:大哥他最好的两个兄弟 丁力任阳的下落 我已经知道了。
俊安说:讲。
巡阳说:华北第一刀最强打手,任阳一直在浑源城根本就没有离开过。
俊安说:那丁力呢?
训阳说: 丁力去了大同。
俊安说:我现在要见任阳 你能不能找到。
训阳说:华北第一刀出事以后,任阳就一直躲在神头水库边上。
俊安说:走现在我就要见人。

俊安和手下来到了神头水库。
训阳喊了几桑子,兄弟出来吧,我是阎训阳。
任阳在角落里听到声音偷偷的看着。
任阳走了出来,
俊安说:任阳,好久不见,你大哥华北第一刀现在到底在哪里?
任阳说:出事以后我一直没离开浑源城,我也不可能离开,我就是想知道刀哥,如果他活着我们东山再起,如果他死了我为他报仇雪恨。
俊安说:够义气。  我问你,华北第一刀到底是谁害的?
任阳说:只有李强和卧虎不可能会是别人。
俊安说:我要的就是这个答案,我也认为是他们,现在浑源城天下大乱,西顺李强也神秘消失。
任阳说:他一定是考虑到各大帮派要找他问华北第一刀的事情,心虚跑了吧?
俊安说:李强的个性我了解,这个世界上没有他会拍的事儿。
任阳说:你的意思是李强已经不在了?
俊安说:一定是卧虎。
任阳说:那如果这样说的话,刀哥也可能不在了?难道也是卧虎?
俊安说:好一个南关卧虎啊。
任阳说:我现在就去杀了他。
俊安说:就凭你?手里拿把刀就可以剁卧虎了?
任阳说:我不怕死,大不了同归于尽。
俊安说:幼稚,卧虎的事情交给我来处理,我完全愿意白帮你,但你也待帮我一个忙,我另外再加一笔钱给你。
任阳说:战神 你说
君安说:你帮我把南顺的六宁波解决掉,这是50万订金,完事以后再给你50万,但是别牵连到我潘俊安行吗?
任阳说:没问题。
俊安说:这把枪给你,   这是那辆车的钥匙,他今天晚上回到裤衩儿街,但你人一定要活着回来知道吗?你大哥这把大刀我先替你保管了。
任阳说:谢了战神哥。
俊安说:你好兄弟丁力现在人在哪里?
任阳说:他去了大同屠龙会,他表哥在那里混。
俊安说:让他回来,在浑源城我会照着你们,有我战神在,你走在街上我包你没人敢光明正大的动你。
任阳说:兄弟我在这里躲的也实在够呛了。
俊安说:拿着钱先去,好好洗个澡,好好吃动饭。
任阳说:好。


晚上任阳来到刘宁波小区外面,等着。
雷忠在小区等刘宁波,宁波出来了。
宁波说:忠子找波哥什么事儿你说。
雷忠说:波哥我听我大哥说了,今天你们开会的时候 你没少替我说话。
宁波说:我就是看不惯二郎神那个嚣张的样子。
雷忠说:波哥走吧 咱们到大酒店吃动饭吧 今天小弟我请客。
刘宁波出来说:忠子 你小子就是够意思,老子打第一眼看到你就觉得你小子肯定有前途。
就在这时任阳一直在车里面坐着,任阳突然飞快的开车冲了过来,雷忠一看波哥小心,一把把刘宁波推开。
任阳拿着枪下车就追杀刘宁波
宁波和雷忠藏在了一德街。
雷忠看到了任阳拿着枪正在寻找他们,雷忠悄悄上去想要夺取任阳手里的枪,被任阳发现,
雷忠和任阳打了起来,雷忠说:兄弟放下枪赶紧走吧,我不想打你?
任阳说:我手里有枪,就凭你?
雷忠说:你可以找公安报警,你不该这样滥杀无辜,况且他不是杀你大哥的凶手。
雷忠用尽全力打出一拳将任阳打在地上,任阳晕倒,
刘宁波过来了,说怎么样?
雷忠说:波哥没事了,我已经把他打晕了,波哥我看送公安局的了。
可就在这时任阳醒来了,任阳拿起枪,向雷忠打去,宁波立即开枪将任阳打死。
雷忠身手重伤,雷忠说:波哥 你快走吧 别管我了。
宁波说:我像是把兄弟丢下不管的人吗?  你记住了,下次想要往晕打人别打肚子  待打头, 你这人可真是太善了,不适合混社会。
雷忠说:波哥 我知道了。
宁波说:快走吧,条子马上会到这里,我还真是头一次见识打人肚子能把人打晕的,你是第一个。













责任编辑:皇宫影视制片网